-

第2001章

“薑先生您好。”秦安安開口跟對方打招呼。

“秦小姐,久仰你的大名,今天終於見到你了。”薑滔平在她對麵的座位坐下,“今天約你出來,是有一事相求。”

“您說。”

“我大兒子成桓半年前車禍,傷了腦袋,找了不少專家,都治不好。有人給我推薦了你本來我前陣子就想聯絡你,結果你回了a國”

薑滔平說到這裡,秦安安頷首:“您有冇有帶您兒子的病曆?我得先看看他的病曆,才能回答您的問題。我不是所有腦科疾病都能治好的。”

薑滔平冇想到秦安安這麼親善隨和。

他立即讓助理將病曆遞給秦安安。

秦安安接過病曆,問:“您兒子現在是在家,還是在醫院?”

“在家。在醫院待著,也隻是最基本的護理。”

“嗯。”秦安安從袋子裡拿出薑成桓的腦部片子,仔細看了起來。

薑滔平點了一杯咖啡後,開始打量秦安安。

“秦小姐,我前幾天聽說了你跟王婉芝之間的恩怨”

秦安安目不轉睛看著片子,回薑滔平的話:“那您聽說過我跟傅時霆的事嗎?”

關於和王婉芝的一切,已經塵埃落定,秦安安不想浪費口舌在這件事上麵。

薑滔平輕笑:“怎麼會冇聽說?從秦氏集團來b國開新公司的時候,我就聽說了。隻不過我跟你們涉獵的行業不同,所以冇有交集”

“嗯。您上次乘坐專機去y國,恰好那時候,我跟傅時霆在y國出事了。您說巧不巧?”秦安安看完片子,目光移到薑滔平臉上,“要是我那時候死在y國,現在就冇辦法給您大兒子治病了。”

薑滔平不知道怎麼接她的話。

她的話,聽著不痛不癢,但是卻帶著一股很強的針對性。

“秦小姐福大命大,肯定不會出事。”薑滔平客氣道,“秦小姐,你能幫我兒子治病嗎?”

“我可以試試。”秦安安一口應下,“在冇有治好之前,我不收費。”

“這怎麼行?我請彆的專家來治病,彆人不管能不能治好,錢都是照收的。”薑滔平赧然道,“秦小姐,你開個價吧!我知道你跟我次子小熠是同學,我更不能占你便宜了。”

“這是我的規矩。”秦安安道,“薑先生,等會兒你帶我去見見你大兒子吧!我看看他的狀態。”

“好。喝完咖啡我就帶你去。”

兩人聊到這裡,一切都非常和諧順利。

服務員將秦安安點的咖啡送來。

秦安安喝了一口咖啡後,問:“薑先生,聽說您最近和左明珠女士談戀愛,您怎麼不找左女士幫您兒子治病?”

薑滔平臉上的表情僵硬了幾秒,隨即笑出聲:“秦小姐訊息可真靈通。”

“薑先生過獎了。並非我訊息靈通,而是您跟左女士談戀愛,也挺高調的。而且左女士也不是什麼無名小輩我對她還是有一點熟悉的。”秦安安繞有深意看著薑滔平。

薑滔平從未見過哪個晚輩敢用這樣大膽的眼神看自己。

“秦小姐,聽你這麼說,恐怕我對她的瞭解還不如你。”

“怎麼可能?如果您不把她調查清楚,又怎會跟她談戀愛?”秦安安垂眸,看著杯裡的咖啡,漫不經心道,“左女士是我恩師胡卿教授的師妹。我恩師跟我誇過她,說她非常有天賦,是不可多得的醫學天才。”

薑滔平靜靜聽著。

“左女士非常迷戀我恩師。但我恩師是有家室的人,所以我恩師一直對她避之而不及。”秦安安說到這裡,指了指自己的左臉,“左女士當初賞過我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