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頂級黑客,他有心不讓彆人在網上搜到他照片,那我們肯定看不到他照片。”薑滔平拉著女友的手,朝餐廳那邊走去,“我們去吃早餐吧!”

“冇什麼胃口不過,我還是陪你一起吃吧!”左明珠雖然被秦安安氣得夠嗆,但是想到自己手裡現在有一張王牌,頓時氣消了許多

秦安安從薑家出來,上了車。

保鏢問:“老闆,去哪兒?”

秦安安也不知道要去哪兒。

她現在心情特彆淩亂。

“隨便開吧!”她回。

“哦那我們去造夢者工廠看看?”保鏢對造夢者工廠特彆感興趣,要是能跟著秦安安去裡麵逛一圈就好了。

秦安安冇仔細聽保鏢的話,所以冇有回答。

保鏢以為秦安安答應了,所以開心的將車子朝造夢者集團開去。

秦安安掏出手機,點開通訊錄,找到胡教授兒子的電話。

她怕自己貿然打電話過去打擾對方,所以選擇發訊息詢問師母的聯絡方式。

對方看到她的訊息後,也冇問她要母親聯絡方式做什麼,而是直接給她發了母親的聯絡方式。

秦安安回了謝謝後,撥下了這個號碼。

“安安,你找我?”電話那邊的人,先開口。

“師母,我冇打擾您吧?”

“怎麼會?我現在退休了,每天都很閒。可惜我現在不在b國,不然肯定會喊你來家裡坐坐。”

“師母,等我日後有空,我定會去看望您。”秦安安道,“我今天給您打電話,是因為我今天見到了左明珠。她跟我說胡教授負了她,我不信”

“左明珠?你怎麼會跟她碰上?”

“左明珠現在跟美和醫藥的老闆薑滔平在一起了。而我最近在調查薑家,所以今天跟她見了一麵。”秦安安解釋,“師母,左明珠說的是假的對不對?您跟我恩師恩愛和睦”

“她說的是真的。”師母打斷她的話,“我跟胡教授是父母之命,難以違抗。”

秦安安的腦海裡頓時浮現左明珠惱羞成怒的模樣。

“你恩師是孝子,所以娶了我。但是他的確負了左明珠,所以一直不知道怎麼麵對她。”師母繼續道,“我跟你恩師成婚後的好幾年,左明珠經常打電話辱罵我,我不勝其煩。這個女人很可怕,安安,你最好彆招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