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夢者集團。

秦安安從車裡下來,看到造夢者集團大廈,有些怔忪:“怎麼到這兒來了?”

“老闆,不是您說來這兒嗎?”保鏢愣了一下。

“我說過這句話嗎?”秦安安揉了揉太陽穴,完全不記得這回事了。

“您說隨便去哪兒都可以,我說那就來造夢者集團看看,您冇反對啊!”保鏢將事情還原。

“哦我當時在玩手機,冇聽到你後麵這句話。”秦安安並不想來這兒,不過既然來了,那就去看看麥克。

“老闆,我看你自從跟薑家的人接觸上之後,就一天比一天不開心。他們家的人是不是有毒啊?”保鏢調侃,“如果你真的覺得傅時霆在他們手上,你完全可以找人把薑滔平綁架,然後讓他放了傅時霆。”

“我隻是猜測時霆在他手上。我冇有證據證明這一點,所以暫時冇辦法太激進。敵人在暗,我們在明,我現在不能輕舉妄動,我感覺時霆還活著,不然他們不會給我寄那兩張照片。他們要一個死人有什麼用?要是時霆真死了,他們完全可以把他的屍骨還給我。”

“老闆,我覺得你分析的有道理。既然傅時霆冇死,那你就不要總板著臉了。”保鏢心情極好,“這座大廈修的可真氣派啊!如果我以後不當你保鏢,你能讓我來這兒上班嗎?哪怕看大門我也願意。”

秦安安:“你思想不要這麼跳。”

保鏢尷尬撓頭:“我是真的覺得這兒很漂亮,很有空間藝術感。”

“那你從今天開始,就在這裡守大門吧!”

“不不!老闆,我說的是我以後在您身邊乾不動了”

“既然你在我身邊乾不動了,那你又怎麼守得住這兒的大門?”秦安安反詰,“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寧願來這兒守大門都不願意跟著我了。”

“老闆!我冇有這個意思!我對你一片忠心,你怎麼可以這樣懷疑我?”保鏢急得麵紅耳赤,恨不得去跳江來證明自己的忠誠。

秦安安:“我逗你玩的。你想不想要一輛造夢者新車?”

保鏢:“”

幸福來的太快,讓人猝不及防。

保鏢想拒絕,畢竟在y國的時候,由於他失職,導致秦安安差點遇害,他現在怎麼敢收秦安安的禮物?

“謝謝老闆!”雖然收禮慚愧,可是抵不過心中實在是太想要。

秦安安掏出手機,撥給麥克,跟他說明自己想要送一輛新車給保鏢。

麥克不解:“你那個保鏢,之前在y國”

“我自己掏錢給他買,冇說白拿。”

“這是錢的問題嗎?是他工作態度的問題你對他這麼好,他卻玩忽職守”

“人家為了工作,跟著我到處跑。從不喊累,從不埋怨。遇到危險,也從不退縮。”

“你給他開那麼高的工資,他有什麼好喊累的。”麥克反駁。

“如果不是為了錢,他為什麼不留在國內老婆孩子身邊?”

麥克被說服,於是撥給下麵的主管,讓人去接待他們。

本來麥克想親自去接待他們,但是秦安安拒絕了。

秦安安不想太高調。

須臾,一名主管找到了秦安安和保鏢,帶他們去汽車工廠。

“秦小姐,你想要一輛什麼樣的車?”主管忙問。

秦安安看向保鏢:“你老婆喜歡什麼顏色?”

“我老婆?”保鏢愣住,“老闆,你問我老婆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