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送車給你老婆呀!我突然想到你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在我身邊工作,很少有時間顧家,所以買輛車送給你老婆。”

聽了秦安安的解釋,保鏢突然紅了眼:“老闆,我替我老婆謝謝你!其實她一直都很支援我的工作,也很感恩你。”

“你老婆喜歡什麼顏色?”

“就白色吧!白色簡單大方。”

兩人聊著,跟著主管來到了汽車工廠。

秦安安以為自己眼花,竟然會在這裡看到薑熠的身影。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朝薑熠的方向看去——

“那不是薑家二少爺嗎?”保鏢也看到了薑熠,並且絲毫冇有懷疑自己看花了眼,“他怎麼也在這兒?”

“薑先生前陣子在我們這兒訂了一輛車,估計今天是來看車的。”主管回,“你們認識嗎?”

秦安安應了一聲。

不遠處,薑熠聽到了他們那邊的動靜,於是朝他們看去。

看到秦安安,他雙眼一亮,立即朝她走來。

“秦安安,你怎麼在這兒?”薑熠彷彿跟她特彆熟稔,臉上的笑容,十分能迷惑人。

“買車。”秦安安回,“你也來買車?”

“是啊!我爸不是要跟左明珠結婚了嗎?我訂一輛車送給左明珠,當作是他們的結婚禮物。”薑熠道,“你想訂什麼顏色的車?我和他們高層認識”

“不用了。我就訂一輛普通的白色車。”秦安安收下他的好意,“謝謝啊!”

“你早上去我爸家,跟左明珠見麵還愉快嗎?”薑熠今天一大早接到秦安安電話,秦安安讓他幫忙帶路去薑滔平的住處。

薑熠並不想幫這個忙,可是秦安安求他了。

都怪他耳根子太軟。

“左明珠說她現在手抖,不能再做手術。你聽說過這件事嗎?”秦安安問。

薑熠搖頭:“我就偶爾過去吃晚飯纔會見到左明珠。冇聽他們說這個。”

“你吃午餐了嗎?等會兒我請你吧!今天早上謝謝你幫我。”秦安安邀請。

“可以啊!正好我餓了。”薑熠一口答應下來。

他狹長的狐狸眼轉動了一下,又道:“聽說這家公司的食堂不錯,要不你請我吃這兒的食堂吧!”

秦安安愣了一下,隨即點頭。

“那我們現在就去吃飯吧!我早上起的太早,早餐吃的也早,現在特彆餓。”薑熠說到這裡,伸手拉住秦安安的手臂。

“你跟這位主管去看車,我先跟薑熠去食堂。等你這邊忙完了,你去食堂找我。”秦安安對保鏢交待。

保鏢不敢大意:“老闆,就訂一輛白色的車就行了。我不用看車了。我跟你一起去食堂。”

薑熠看到她保鏢跟上來,揶揄:“你保鏢可真是儘責。大白天的,我還能吃了你不成?”

“之前我老闆在y國出事,就是白天出事的。”保鏢搶先回。

“也是,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薑熠收回視線。

一行人到食堂後,秦安安和薑熠拿著餐盤,去打菜。

“你爸為什麼要害你大哥,你能跟我說說嗎?”秦安安低聲問薑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