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國。

薑寧這幾天心緒不寧,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

從母親告訴她,薑滔平是她親生父親開始,她感覺自己的信念崩塌,開始懷疑自己。

這一路走來,如果不是薑滔平暗中幫她,她根本不能取得現在的成就。

她之前私下嘲笑秦安安是一個靠男人上位的女人,而現在,她跟秦安安有什麼區彆?

“薑總,您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助理見她悶悶不樂,於是小心翼翼詢問。

薑寧將咖啡杯端起,抿了一口。

“如果有一天,你媽媽告訴你,你不是你爸爸的親生孩子,你的爸爸另有其人,你會怎麼樣?”薑寧吐露心扉,“前提是你爸爸一直以來對你很好,而且他並不知道你不是他親生女兒。”

助理愣了一下,然後一臉糾結矛盾:“這也太狗血了!我隻在電視劇裡看過這樣的情況。薑總,如果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我肯定會很難受因為我爸爸很疼愛我。我覺得人和人之間的感情,血緣隻是一個因素,影響人和人之間感情的,更重要的是後天的相處。”

“我剛纔說的,就是我現在正遭遇的事情。”薑寧扯出一抹嘲弄的笑,“不怕你嘲笑我,我一直以為我媽是一個賢惠的家庭主婦。因為從我記事起,我媽便冇有出去上過班。偶爾上一下班,也是因為在家實在是太無聊。我們家一直是我爸撐著。”

“薑總,我怎麼會嘲笑您呢?遇到這種事,也不是您能左右的。其實您也不用太難過,您要是不喜歡您的親生父親,那就不用理會他。”

“如果親生父親很有錢呢?”薑寧將困擾自己的核心問題提出,“一個有錢,卻冇感情,一個冇錢,卻有感情。”

“那就兩個都要呀!隻要您原先那個爸爸不介意就可以了。”助理開動腦筋,“薑總,您親生父親有多有錢啊?要是他願意認回您,您完全可以答應。您何必跟錢過不去?”

薑總:“他有很多子女,而且他也冇有那麼想認我。他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了,也在暗中幫過我。可他從冇有來看過我”

助理吞了口冷氣,好奇問:“薑總,您親生父親是誰啊?您說他很有錢,想必是非常有錢了”

“他不認我,你知道他的名字又有什麼意義?”薑寧雙手撐著頭,有些傷腦筋,“我大概是異想天開,我今天想讓我親生父親幫我完成我跟傅時霆簽的對賭協議,這樣我就能拿下秦氏集團了。”

“薑總,我覺得您這個想法非常好。就算您不以女兒的身份去找他,也是可以去找他談一談您的想法。隻要給出的利益夠大,不怕他不心動。”助理給薑寧出主意。

“你以為我冇想過嗎?我隻是拉不下臉他明知道我是他女兒,可是這麼多年,他卻從冇有來找過我。我很寒心。”

“薑總,您也說了,他有很多子女。有錢人的家庭,都是子女之間相互競爭,討家長歡心。您不用拉不下臉,隻要這件事有利於您,拉下臉不寒磣。等您以後混的比您親生父親的其他子女都好,您親生父親自然對您另眼相看。”助理開導道。

薑寧被開解後,心裡舒暢許多。

下午。

薑寧接到姨夫打來的電話。

“寧寧,你今天傍晚有空嗎?我跟你小姨過來了,現在在然然這邊。你晚上要是冇彆的事,那我們一起吃頓飯吧!”李珂然父親開口。

“好的,我來訂飯店,晚上我請客。”薑寧熱情開口。

“哎,要是然然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姨夫,您先彆生氣。然然還冇嫁給那個保鏢呢!一切都還來得及。但是您跟小姨的態度不要再那麼強硬了。”薑寧好言相勸,“然然已經不是小孩了,你們威脅她,已經冇有作用了。”

“我聽你的。”

傍晚。

第一小學。

李珂然在辦公室整理桌麵的檔案,遲遲不想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