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到了父親發來的訊息,說現在和媽媽在她租房裡等她。

她以為上次和媽媽決裂後,爸爸不會再理自己。

因為爸爸的心思一直隻在弟弟身上,對她的關心和教育,一向不多。

她猜不到爸爸這次過來會是怎樣的態度。

會把她痛罵一頓,然後強行帶她回b國嗎?

想到這裡,她的頭痛了起來。

“李老師。”辦公室門口,突然傳來瑞拉的聲音。

李珂然朝門口看去,看到瑞拉,立即走過去:“瑞拉,你怎麼過來了?是不是有題不會做?”

瑞拉搖了搖頭:“李老師,明天就是教師節,我昨晚做了一份小禮物,送給你。”

瑞拉說著,將手裡的賀卡,遞給李珂然。

李珂然接過賀卡,打開看了一眼。

“這是我收到過最好看的賀卡。我一定會好好儲存。”

阿齊嘲笑:“你第一次當老師,這是你教師生涯第一次收到學生的禮物吧!”

李珂然:“有些家長一週前就開始祝我教師節快樂了。還有些家長有讓學生帶禮物來給我,不過我冇收。像瑞拉這樣親手做的禮物,我更喜歡。”

阿齊再次嘲笑:“你看清楚,賀卡上麵有瑞拉的簽名。你知道瑞拉的簽名市場價多少嗎?如果你把這張賀卡拿出去賣,可以賣不少錢。”

李珂然:“”

瑞拉:“李老師,你先彆賣。我以後肯定會更火,等我以後名氣更大,這張賀卡會更值錢。”

李珂然:“”

李珂然有些尷尬,有些想笑,有些感動。

將瑞拉和阿齊送走後,李珂然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

李珂然拎著包,朝租房走去。

父母和薑寧都在。

李珂然心裡七上八下,以為他們會對自己進行一場討伐。

這時,父親開口:“然然,你媽媽上次說話重了,我已經說過她了。我們先去吃飯,一邊吃一邊聊。”

李珂然跟著他們去訂好的餐廳。

到達包間後,服務員很快將菜上齊。

“然然,你不要跟你爸媽生氣了。他們是很愛你的。不然你爸爸也不會放下工作來找你。”薑寧做中間人,開口緩和氣氛,“你要是不肯跟他們回去也可以,你辭了現在的工作,到我公司來上班。有我照顧你,你爸媽就不會逼你回去,也不會逼你嫁人。”

李珂然:“表姐,你跟我爸媽談好了?”

“嗯。”薑寧以為她會感謝自己。

誰知,她瞬間變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