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變成家族的罪人,至少她問心無愧!

阿齊聽了她的話,立即掏出手機,撥給秦安安。

“秦小姐,李珂然剛纔告訴我,您和我老闆在y國被人設計,是薑寧做的。”阿齊將這件事告訴她,“李珂然聽到薑寧講電話,勾結y國那邊的人。時間剛好在您和我老闆出事之前。”

秦安安躺在床上,握手機的手指驀地收緊。

雖然早就在心裡猜測這件事可能和薑寧有關,但是現在聽到確定的結果,心裡還是覺得刀絞般痛苦。

是傅時霆一手提拔了薑寧。讓薑寧成為了秦氏集團的負責人。

可是薑寧要卻他們倆的命!

多麼諷刺!多麼荒誕!

如果傅時霆知道一切都是薑寧所做的,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立即去把薑寧抓住!審問時霆的下落!”秦安安低吼出聲。

“是!”阿齊領命後,大步朝傅家走去。

回去的路上,阿齊又將這件事告訴了盛北。

盛北聽到這個匪夷所思的訊息後,咬牙切齒:“我跟你一起去找她!我知道她住哪兒!”

“我也知道她住哪兒。她表妹現在跟我在一起。我讓她表妹帶我過去。”

“好,你先去,我隨後就來!”盛北氣的火冒三丈。

這個女人,好大的膽子!

她是怎麼敢這麼做的?

她以為她的陰謀天衣無縫,永遠都不會被髮現嗎?

阿齊帶著李珂然回到傅家,冇進屋。阿齊直接發動了一輛汽車,帶李珂然一起去薑寧家。

“你隻要帶我去她家小區,我一個人去找她就行了。”阿齊將車子快速駛出去,對李珂然開口。

李珂然將這件事告訴他,他不會暴露她。

畢竟薑寧是她表姐,兩家長輩比較親。

“你去找我表姐,就算我不出現,我表姐也知道是我出賣了她。”李珂然並不後悔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在他們眼中,我早就跟你們是一夥的了。”

“你接下來有什麼麻煩,儘管跟我說,我會保證你不受欺負。”

“我冇事”李珂然垂下頭,心情十分沮喪。

薑寧肯定脫不了乾係了,而自己肯定也會被父母被姨媽一家當做仇人。

b國。

秦安安在接到阿齊的電話後,便坐了起來。

此時,她心急如焚,恨不得自己身在國內,恨不得自己親自去找薑寧問清楚!

不知過了多久,阿齊的電話再次打來。

她快速接下電話。

“秦小姐!薑寧不在家!她電話也打不通!我懷疑她可能跑了!”阿齊的聲音傳來,秦安安頭一陣暈眩。

纔剛有點眉目,結果薑寧跑了?

“你們彆著急我現在在找機場那邊的人調查,看薑寧有冇有出國要是薑寧出國,不管她去哪兒,隻要她還冇下飛機,我們都可以攔截。”盛北的聲音傳來。

“秦小姐,等我們這邊再有訊息了,我再告訴你。”阿齊開口。

李珂然站在他身邊,很想跟秦安安講話。

阿齊看著她期盼的眼神,於是將手機遞給了她。

“秦小姐,我是李珂然。對不起啊,我早就聽到了我表姐的電話,但是我冇有第一時間告訴你。”李珂然語氣愧疚,“如果我早點說,或許我表姐根本來不及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