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麥克一臉匪夷所思:“所以,你們倆就因為不小心碰到靜音按鈕,造成了這麼大的誤會,導致互相怨恨了三年!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你放棄了秦氏集團,而傅時霆那個傢夥又把秦氏集團交給了薑寧!最後,你們倆還差點死在薑寧手裡!牛啊!誰聽了真相不得佩服你們倆?!”

麥克說完,覺得自己嘴可能毒了點,立即補充:“都過去了。冇必要再為這些事情掉眼淚。就算這個誤會冇解開,你們倆不也和好了嗎?這說明什麼?說明你們倆不管遇到再大的挫折和困難,也不會因此分開。”

秦安安冇有接話。

她從衣櫃裡拿了衣服,朝浴室走去。

麥克從她房間出來,來到客廳,看到院門外站了一行人。

麥克大步走出去。

是薑熠。

不過保鏢將薑熠攔在了院門外,不讓他進來。

“讓他進來。”麥克開口,“隻放他一個人進來。”

保鏢立即將院門打開。

薑熠對麥克開口:“麻煩你們把這些禮品拎進去,我一個人拎不動。”

“你帶這些東西來乾什麼?”麥克一臉嫌棄看著擺放在地上的禮品。

“昨天我大哥不是刺傷了秦安安嗎?我爸讓我來給秦安安賠禮道歉。”薑熠說完,信步進入院子裡,“秦安安人呢?她冇事吧?”

“昨晚她在機場差點掐死你姐姐薑寧,這件事難道你冇聽說?”麥克冷淡回她,“秦安安好得很,這些禮品你等會兒帶回去,我們不需要。”

“她冇事就好。不過昨晚我給她打電話,她哭的好厲害,我一晚上冇睡踏實。”薑熠擔心開口。

“她在哭傅時霆,你該不會以為跟你有什麼關係吧?少在那兒自作多情。”麥克毒舌回懟。

“她哭傅時霆,我就不能關心她了嗎?我跟她好歹是老同學”

“老什麼老?秦安安壓根不認識你。要不是你爸綁架了傅時霆,她根本想不到你。她在b國待了這麼多年,可曾聯絡過你?心裡冇點數。”

薑熠顏麵掃地,不想再跟麥克講話。

“秦安安!我來看你了!你要是冇事,那就出來!”薑熠抻著脖子,大喊出聲。

麥克被他的舉動震驚。

就在麥克打算捂住他的嘴,把他轟出去時,秦安安換好衣服,從臥室走出來。

“你們倆在乾什麼?”秦安安大步走到他們倆麵前,“麥克,你放開他。”

麥克心不甘情不願鬆開薑熠:“我放你進來,是有正事要問你。你要是不好好回答問題,我立即讓保鏢把你扔出去。”

薑熠皺著高貴的眉頭,嫌惡道:“我跟秦安安講話,你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