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小時後,麥克調集了足夠多的人手,準備和秦安安前往美和醫藥。

這時,薑滔平的電話打到秦安安的手機上。

秦安安不假思索,接了電話。

“秦安安,聽說你找到了證據證明傅時霆在我們這兒。你跟我說說,是什麼證據啊?”薑滔平好整以暇的語氣,將秦安安的怒火點燃。

“你們把傅時霆從y國帶到b國,放到了左明珠的公司。我在左明珠的公司,找到了你們放置傅時霆的那個摺疊床。薑滔平,你還有什麼想狡辯的?!”

“哦你怎麼確定傅時霆睡過那個摺疊床?”薑滔平還是冇搞清楚這件事到底是怎麼暴露的。

“搜救犬在摺疊床上聞到了傅時霆的氣味。左明珠手機關機,是打算讓你一個人麵對嗎?”秦安安詰問,“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今天天黑之前,如果你們不把傅時霆還給我,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你和左明珠!如果你不怕死,你大可以試試!”

薑滔平怎麼可能不怕死?

他在秦安安的話裡,聽到了濃濃的殺氣。

所以他語氣軟了下來:“秦安安,我跟你說實話吧!我今天也聯絡不上左明珠了。本來定好的婚紗,需要她去試穿,結果我打不通她電話。”

秦安安:“你什麼意思?!”

“左明珠失蹤了。傅時霆的確是她綁架的,跟我沒關係。”薑滔平立即甩鍋,“當時在y國,左明珠偷偷將傅時霆帶到了我飛機上。我是回到b國才知道這件事。她讓我不要管她,否則就停了我的藥。”

秦安安皺起眉頭,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你也查到我給左明珠投資公司的事了。我給她投資,她為我研製延緩衰老的藥物。我每天都要吃藥。所以我離不開她。我也不能惹怒她。”薑滔平一副自己也是受害人的語氣,將自己撇的乾乾淨淨,“你說我抓傅時霆乾什麼?我又不喜歡男人,我也冇利用他找你們訛半分錢這件事跟我冇有關係!你要找就去找左明珠!”

“她去哪兒了?!”秦安安頭痛欲裂。

本以為自己找到了線索,很快就能將傅時霆解救出來,誰知,左明珠不見了!

找不到左明珠,她也無從查到傅時霆的下落!

“我一開始就跟你說了,我聯絡不到她。我跟她婚禮將近,我找不到她,我也著急啊!”薑滔平語速加快,“秦安安,你去找左明珠吧!你要是找到了她,麻煩你第一時間通知我!”

“薑滔平!你這個老無賴!”秦安安破口大罵,“你告訴我,你見到傅時霆的時候,他怎麼樣?!他是不是還活著?左明珠綁架他是想乾什麼?左明珠有冇有傷害他?他現在身體狀況如何?!”

秦安安迫不及待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

她見不到傅時霆的人,能得到他還活著的確定訊息,也好啊!

“秦安安,你不是見過明珠本人嗎?難道你覺得她是無惡不作的壞人嗎?你不是說你恩師誇過她嗎?你連你恩師的話都不信了?”薑滔平質問到這裡,鬆了口氣,“我還是不說了,因為具體的情況是怎樣,我也不知道。我隻能告訴你,等你找到明珠,你肯定不會這麼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