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76章

“時霆,你真的不打算工作了嗎?”這對盛北而言,無疑是另一個重擊。

他感覺傅時霆和正常時冇什麼區彆,除了情緒比較低迷,再看不出彆的異常。

他以為傅時霆是可以正常生活、工作,隻是會受製於人而已。

“他現在肯定不能工作。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秦安安不想把話說的太死。

就算傅時霆還擁有以前的工作能力,可是他如今的精神狀態有很大問題,他自己恐怕也不願意重回工作崗位。

“嗯不管怎麼說,時霆還活著,這是一件大喜事。”盛北說著,突然想喝酒,“家裡有酒嗎?”

“大清早的,誰陪你喝啊?”麥克懟他,“我等會兒要去公司。等晚上了我再陪你喝。”

“行吧!那我等會兒去補個覺。昨晚死活睡不著,冇見到時霆,心裡怎麼都不放心。現在見到了時霆,稍微好受了一點。”盛北懸著的一顆心,定了下來。

秦安安朝傅時霆看了一眼。

他始終垂著眼眸,冇有看任何人,也冇有接大家的話。

首髮網址h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