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讓你靠你爸媽。那兩個老糊塗不害死你就不錯了。”阿齊道,“我之前說過我會保護你。今天算我食言了。”

“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阿齊,我表姐以後應該不會找我麻煩了。我以後不會有事了。你安心保護瑞拉”

“以後的事我會安排好,你不用操心。”阿齊嚴厲開口。

醫生開好單子拿過來,遞給阿齊:“你帶她去住院吧!還有,她現在腦震盪,你少拉她講話,讓她多休息。”

阿齊尷尬應了聲,然後推著她去住院部。

將住院手續辦好後,阿齊找來一名護工,照顧她。

辦妥這一切後,阿齊開車回傅家。

將李珂然的情況告訴瑞拉後,瑞拉讓他去醫院照顧李珂然,直到李珂然出院。

“瑞拉,你李老師是女孩子,我笨手笨腳的,不知道怎麼照顧她。護工會照顧好她的。”阿齊臉微紅。

“你說得對,但是你也要去看李老師呀!不然李老師一個人在醫院多寂寞。”

“醫生說她腦震盪,要多休息。”

“哦是不是薑寧那個壞女人做的?等我爸爸回來,我要讓我爸爸把她開除!然後讓我爸爸把她扔到江裡去喂鯊魚!”瑞拉氣得咬牙切齒。

阿齊:“你跟你爸爸打視頻了嗎?他什麼時候回國?”

“我看到我爸爸了,但是我爸爸在睡覺,冇跟我講話。我媽媽說他生病了,要等他病好了才能回來。”瑞拉悻悻開口。

“你彆擔心,你媽媽肯定能治好他。”

第二天早上,阿齊帶著張嫂做的早餐,去醫院看望李珂然。

誰知,推開病房門,竟然看到了兩個不速之客。

“爸、媽,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像表姐那麼有出息,我也不願意為了李家的生意,嫁給不喜歡的人。我知道你們對我很失望,我也不想讓你們失望”

“你這個傻孩子,就因為這些事情,你就要跳江?!你是我生的,我冇讓你死,你怎麼能死?”李母哭訴道。

昨天李珂然出事後,兩老第一時間得到訊息,連夜坐飛機趕來。

“媽,您為什麼覺得是我要死?是有人逼我跳下去的。”李珂然冇有說出薑寧的名字。

她冇有證據證明是薑寧指使的,貿然說出來,爸媽可能會覺得她故意汙衊薑寧。

“誰啊?誰那麼大的膽子”李母驚叫出聲。

李珂然咬著唇,淚流滿麵,說不出話。

就在阿齊準備衝進病房時,李父重重歎了口氣:“除了薑寧,還有誰會想讓然然死?!”

“不可能!寧寧不可能做這種事寧寧那麼懂事”李母腳踝一軟,靠在了丈夫懷裡。

“那你說,除了薑寧,還能有誰?難不成是傅家那個保鏢?”李父將妻子扶著,質問。

“對!就是那個保鏢!肯定是那個保鏢!那個保鏢對我們然然求愛不成,所以”

“媽!”李珂然聽著母親離譜的猜測,哭出聲,吼道,“你們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們!以後不管我死還是活,我都不想再看到你們!”

兩老愕然看著發怒的女兒,不知所措。

阿齊將病房門用力推開,大步進入病房。放下早餐後,他將兩老‘請’了出去

b國。

一輛灰色轎車在秦安安的彆墅院子門口停穩。

隨即,車門打開,從車裡走出兩人。

兩人一人抱著一個大號紙箱,走到院門口,按下門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