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91章

助理:如果我們可以得到造夢者集團,那你還會看得上秦氏集團嗎?

薑寧:

她冇想到,薑滔平的野心竟然如此之大。

助理:薑寧,我知道你心氣高,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以我過來人的經驗,我勸你還是好好聽你爸爸的話。隻有聽他的,你才能更成功。

薑寧:真心求問,您這麼聽我爸爸的話,他每年給您多少錢啊?

助理:

助理:你說你在醫院碰到了秦安安和傅時霆,你去醫院乾什麼?

薑寧:被打了。

助理:誰敢打你?你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薑寧:我小姨打的。不過從她打我那一刻開始,她就不是我小姨了。

助理:我說誰那麼大膽竟敢打你。你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大餐。

薑寧猶豫了一下。

薑滔平的助理已經四十多歲了,是個離異中年男人,看上去很油膩,但是說話做事特彆有一套,深得薑滔平的信任。

薑寧現在腹背受敵,一邊是秦安安和傅時霆隨時可能的報複,另一邊是薑滔平的輕視打壓,她根本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能,連喘口氣都得看人臉色。

她現在的生活,看著光鮮亮麗,實則窩囊至極。

她必須想辦法,跳出這個困境

秦安安帶著傅時霆去做腦部ct。

“時霆,你不要怕,很快就好了。”秦安安將他送到ct室。

傅時霆的心思並不在這上麵。

他問:“我們在y國被人設計陷害,真的是薑寧做的?”

“薑寧的表妹,也就是瑞拉的班主任,她說是薑寧做的。她聽到薑寧跟彆人講電話了。”秦安安看著他,“這件事以後再說。我們先不要管她。”

傅時霆知道,現在對她而言,最要緊的是他腦袋裡那個特殊裝置。

它就像一個定時炸彈,指不定哪天就爆炸了。

做了ct之後,過了五分鐘,他的結果出來了。

給傅時霆做ct的醫生瞥了一眼他的單子後,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秦安安將單子從醫生手裡接過,然後帶著傅時霆先離開了放射線科。

“不是還有一個片子嗎?”傅時霆問。

“那個片子要等一小時左右才能取。醫生的電腦裡已經有影像了。”秦安安說著,將ct報告單拿起來,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