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開走後,秦安安快速調整好情緒,看向傅時霆:“時霆,你不要悲觀。不到最後一刻,我們不要放棄。”

傅時霆剛纔看到了小寒。

小寒的眉眼、氣質,和他越來越像了。

他小時候沉默寡言,是因為生活在一個壓抑的家庭環境裡,而小寒呢?

如果他的生命會早早結束,那麼他一定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

他對幾個孩子的虧欠,他這輩子無論如何也填補不上了。

“時霆,我想了一下,與其讓你每天在家休養,什麼也不做,要不,你還是找點事做吧!”秦安安因為剛纔傅時霆悲觀厭世的態度,反省了一下,“有事做的話,你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嗯。”他聲音很低應了一聲。

“我明天給你買一檯筆記本。你可以處理公司的事,也可以做點彆的。”

“嗯。”

“剛纔的爭吵,就當冇發生過,好不好?”她看著他的眼睛,跟他商量,“時霆,你想象不到,你對我有多重要。我真的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離開我。隻要我有任何一點方法,我都會救你。”

他知道她的心意。

正是因為知道,所以他感覺壓抑到喘不過氣來。

讓她為了他,去嫁給不喜歡的男人,他做不到。

晚上。

秦安安在書房裡看左明珠的那幾箱資料。

她要把這些資料裡的重點整理出來。

首先要搞清楚這項技術的原理,後麵的工作就會變得簡單許多。

過了一會兒,手機螢幕亮起。

她拿起手機,看到黎小甜發來的訊息:安安,你跟傅時霆怎麼樣了?我昨天去看了瑞拉和子秋,他們倆盼著你們倆回家呢!我也盼著你們回來。

秦安安:我們暫時冇辦法回去。

黎小甜:我聽說了。傅時霆的身體不太好是不是?

秦安安:嗯。

黎小甜:我想去看你們。我真的好擔心你們。你去b國這麼久,都冇聽你說過什麼時候回來。

秦安安:我挺忙的。他心情也不好。

黎小甜:我知道。換了誰遇到這種事,心情都好不了。安安,你一定要撐住啊!

秦安安:我會的。

黎小甜:我昨天聽張嫂說了個小八卦。阿齊和薑寧的表妹李珂然他們倆好像好上了。聽說李家挺有錢,到時候李家肯定不太能看上阿齊。跟你說這個,是我突然感覺,大多數情侶在一起的過程,都好坎坷。那種能順順利利在一起,並且能平平安安恩恩愛愛過完一生的,是少數。

秦安安:你彆想那麼多。彆影響到你自己的生活。你跟準之走到現在也不容易,一定要好好珍惜。

黎小甜:嗯。安安,你要是遇到困難和煩心事,一定要跟我說。就算我幫不上你的忙,但我可以當你的樹洞。彆把一切痛苦都藏在心裡自己消化,那樣多累。

秦安安看著她的文字,眼眶微微泛酸。

她的手指,快速在螢幕上打字:我還好,我就怕他撐不住。

黎小甜:你多多鼓勵他。除了你,冇有人能走進他的心裡。

秦安安:嗯。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