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禎給秦安安打電話,問她關於馬奇醫學獎的事,她翻看了一下日曆,這才猛地驚醒,馬上就到馬奇醫學獎的公開頒獎日。

“我聽說這次馬奇醫學獎會頒給左明珠。”衛禎問,“你會去現場看頒獎禮嗎?”

這些天,秦安安一直把自己關在書房裡工作。

“呃我去看看吧!”她想讓自己的身體稍微緩緩,同時,也去看看熱鬨。

“我本來也想去現場,不過我不想離開吟吟和我女兒。”衛禎道,“就像你為了傅時霆,冇辦法回國。安安,你如果到現場見到左明珠,其實可以跟左明珠好好談談,讓左明珠把技術告訴你”

“這談何容易?左明珠並不是貪財的人。”秦安安揉了揉太陽穴,“要是有你說的這麼簡單,多少錢我都願意給她。”

“你不去跟她談談,怎麼知道她不愛財呢?我們所瞭解的左明珠,隻是從彆人口中得知的她。”衛禎鼓勵道,“我怕你一個人累倒。”

秦安安輕笑出聲:“那我明天去現場找機會跟她聊聊。”

“實在不行,你可以搬出胡教授,跟她打友情牌。”衛禎教她。

“算了吧!我不想利用胡教授。再說了,左明珠和薑滔平後天就要結婚了,左明珠可能已經放下對胡教授的感情了。我要是再提胡教授,隻怕會惹她不開心。”

“你看著辦吧,到時候隨機應變。”

“好。”

書房門突然被叩響。秦安安掛了電話,走到書房門口,打開門。

傅時霆站在門口,穿戴整齊,似乎要出門。

“子易來了,我跟他出去喝杯咖啡。”他的聲音寡淡清冷。

秦安安十分意外:“子易什麼時候來的?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還不如回房好好睡一覺。”傅時霆瞥了一眼她臉上的黑眼圈,然後轉身走開。

秦安安想張口辯解幾句,可是他已大步走了出去。

她最近太忙,都冇空陪他好好說話,他肯定是因此生氣了。

她回到書房,拿起手機,撥給麥克。

“麥克,子易來b國了?”

麥克愣了一下:“你聽誰說的?”

“傅時霆啊!他說子易來了,要去跟子易喝咖啡。”

麥克詫異驚撥出聲:“他冇跟我說啊!這個傢夥”

“你先彆罵子易。你問問子易,看他是不是來b國了。傅時霆好像生我的氣了,我看他臉色不好。我想陪他一起出去,他冇答應。”秦安安心裡突然著急。

這種火燒眉毛的急迫感,讓她冇由來的恐慌。

明明傅時霆隻是出去跟子易喝杯咖啡,她為什麼會這麼緊張?

麥克掛了電話,打給周子易。

周子易秒接電話:“你找我有事?”

“冇事不能找你嗎?”麥克語氣不善。

“你想吵架?我現在冇空跟你吵。”周子易不慣著他的臭脾氣。

麥克聽著他的話,確定了秦安安說的,都是真的。

“你來b國怎麼不跟我說?你去跟傅時霆喝咖啡?真有閒情逸緻啊!”麥克酸溜溜開口,“是傅時霆喊你來的,還是你自己跑來的?”

“我過來是有公事。我的公事不能跟你說。”周子易懟他,“你跟秦安安創建造夢者集團的時候,不也瞞著我,什麼都冇跟我說嗎?”

周子易說完,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