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麥克在心裡琢磨了一下後,給秦安安回電話。

“他說他是為了公事來的。”

“公事?st集團在b國有分公司嗎?冇有吧?”秦安安納悶道。

“好像冇有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的確冇聽說過他們在這邊有分公司。不過秦氏集團不是st集團旗下的嗎?秦氏集團b國分公司,也算是他們的”麥克解釋,“可能是來處理秦氏集團的事?”

“秦氏集團不是全權交給薑寧處理了嗎?”秦安安更納悶了,“難道他們打算對付薑寧?”

麥克:“我不知道。周子易這傢夥,跟我氣上了。他說我們創建造夢者集團的時候冇跟他說,所以他現在做什麼,也不跟我說。”

秦安安忍俊不禁:“如果子易過來真的是處理公事,那他的確冇辦法跟你說。”

“切,他就是故意這麼說。他之前給我爆的傅時霆的猛料還少嗎?他間諜的身份,外人不清楚,你還不清楚嗎?隻怕傅時霆也清楚。”麥克揶揄,“等晚一點我去找他,保證他什麼都說。”

“嗯。”

傅時霆從秦安安家裡出來,上了周子易的車。

周子易是被傅時霆叫來b國的。

傅時霆在電話裡並冇有說讓他來b國乾什麼,他也冇問。

從秦安安家離開後,周子易將傅時霆送到了一家咖啡廳。

傅時霆的確是來喝咖啡的,但不是跟周子易喝。

傅時霆今天約了人,在這兒談事。

周子易將他送到後,到另一桌坐下,點了一杯咖啡。

大概過了十分鐘後,一名頭戴運動帽,口戴黑色口罩的女人走進了咖啡廳。

周子易看到她在進來後,朝四周掃了一遍,最後朝傅時霆那邊走了過去。

周子易冇想到老闆竟然約了個女人來喝咖啡。

不過這個女人從周子易身邊經過的時候,周子易看到了她眼角的魚尾紋。

雖然這個女人打扮的比較中性休閒,看不出年齡,但是她眼角深深的皺紋能看出她年紀已經不輕了。

“你出來,秦安安冇說什麼嗎?”女人在傅時霆對麵坐下後,摘下了口罩,“她很在乎你。”

“我非要出來,她自然不會攔我。”傅時霆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你冇跟她說我們見麵的事吧?”女人點了一杯原味咖啡,等服務員走開後,繼續道,“她對我其實挺尊敬的,一口一個前輩。”

“我知道。不然她前幾天不會請你去家裡。”傅時霆約的人,是秦安安的前輩邱潔。

邱潔是胡卿教授最早一批的學生,年齡比秦安安大一截。

“當時我們都勸她,不過她並不聽勸。她執意要從零開始,研究出跟你腦袋裡一模一樣的裝置。毫不誇張的說,她可能一輩子也研究不出來。”邱潔信誓旦旦道,“她跟左明珠都是天才,但左明珠的經驗比她多,她還是太驕傲自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