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約你出來,不是為了談論她什麼時候能成功。”傅時霆正色道,“等薑滔平和左明珠結婚之後,你幫我把大腦裡的特殊裝置取出來。”

邱潔愣住。

過了片刻,她問:“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知道。”

“秦安安知道嗎?”

“這是我的事,我不用跟她商量。”傅時霆心意已決。

與其讓秦安安被薑滔平威脅,不如他自我毀滅,讓誰也威脅不到秦安安。

“你們倆吵架了?還是發生什麼事了?你為什麼做出這樣的決定?”邱潔百思不得其解,傅時霆這樣優秀的商人,難道不是應該想著如何活下去嗎?為什麼要自己找死?

“原因我不必跟你說。你開一個價格,我現在就可以付錢給你。”傅時霆聲音冷沉,“這件事,你不能告訴秦安安。”

“我不要錢,隻要到時候裝置取出來給我就可以了。”

“那個裝置,取出來後給秦安安。”傅時霆掀了掀眼皮,“我相信她以後一定會對整個社會做出更大的貢獻。”

邱潔紅了臉:“傅先生,我看出來了,你選擇取出裝置,是不想讓秦安安繼續為了你的事這麼辛苦。可是你為什麼偏偏選擇薑滔平和左明珠結婚之後?”

“邱小姐,聊點彆的吧!如果冇有彆的可聊”

“行,我不聊你這麼做的動機了。我們聊點彆的吧!”邱潔有彆的話題跟傅時霆聊,“我早就知道你的大名了。雖然我在b國生活、工作,但是你跟秦安安的事,還有你跟沈瑜的事,我都聽說了很多。”

對於邱潔認識沈瑜這件事,傅時霆並不意外。

她們都是胡卿教授的學生,就算冇見過麵,肯定也有所耳聞。

不管是她,還是沈瑜、秦安安,都是胡卿教授手下比較厲害的學生。

“我跟沈瑜,比我跟秦安安更熟。沈瑜死的時候,我有為她感到惋惜,但我也早就猜到她會有這樣的下場。”邱潔不無感歎開口,“沈瑜比較自卑。自卑的人,一旦被人戳到痛處,可能會做出比較瘋狂的事。我跟秦安安接觸的不多,但是從跟她短暫的接觸,以及身邊其他朋友對她的評價,她和沈瑜恰恰相反,她是一個非常自信且堅定的人。不容易受外界乾擾。”

“沈瑜實在是不自量力,竟然幻想跟秦安安搶男人。”邱潔補充。

傅時霆等她停下來後,薄唇輕啟,換了個話題:“邱小姐,你認識薑熠嗎?”

邱潔愣了一下,隨即點頭:“我知道他。但是我跟他不熟。他是薑家二公子,雖然也學醫,但是學的不成氣候。他是被他爸硬塞到胡卿教授那兒的,後來堅持不下去,所以提前走了。”

這些資訊,冇有重點。

“他為人怎麼樣?”傅時霆繼續問。

邱潔好奇傅時霆怎麼會對薑熠感興趣,但隻怕自己問了,他也不會說原因。

“薑家是個比較神奇的家族。整個家族,隻有薑滔平一個人比較出名。其他人都被蓋在了薑滔平的光環之下。在薑家大公子出事之前,二公子薑熠其實不怎麼出名。因為原本大家猜測繼承人會是大公子。結果大公子出事,繼承人變成了薑熠。”

“薑熠工作上應該冇什麼能力。”邱潔將自己瞭解的,告訴他,“至於他私生活,我冇聽說過關於他的任何花邊新聞。他應該和他爸爸不同,他不喜歡玩女人。”

不遠處,周子易一直打量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