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8章

看他們倆聊得火熱,不知道在聊什麼。

如果不是傅時霆叮囑了什麼都不能對外說,尤其是不能對麥克和秦安安說,周子易真想偷拍一張照片,發給麥克,看麥克認不認識這個女人。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左右,邱潔接了個電話,然後結束了和傅時霆的見麵。

邱潔走後,周子易立即端著自己的咖啡杯,去了傅時霆那一桌。

“老闆,她是誰啊?”

傅時霆:“子易,如果麥克追問你來乾什麼,你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吧?”

周子易被他眼神震懾住,立即點頭:“老闆,我什麼都不會跟麥克說。我跟他說我過來是為了公事,關於您剛纔見那位女士,我絕對不會說。”

“嗯。你暫時就在b國待著吧!”傅時霆漫不經心開口,“過陣子再回國。”

“好的。我本來早就想過來看您了,因為北哥也在這邊,所以我綜合考慮後,還是留在國內好好工作。現在您喊我過來,我挺開心。”周子易一臉歡暢的笑容。

“子易,你知道我的情況,我可能隨時會死。”傅時霆如交待後事般,低聲跟他交待,“如果我不小心死了,你協助我的律師,幫我把我遺囑有關的事處理好。至於我的後事,一切從簡。”

周子易臉上的笑容,消失的無影無蹤。

“老闆,您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您不是已經活過來了嗎?”

“我隨時會死。”傅時霆目光平靜,語氣更平靜,“我大腦裡裝了一個金屬裝置,它隨時可能出故障。一旦它出故障,我就會死。所以我要趁著我現在清醒的時候,把我的身後事交待好。”

周子易被‘後事’二字,刺痛了心。

“左明珠不是要依靠這項技術拿馬奇醫學獎了嗎?既然她能拿馬奇醫學獎,說明這項技術已經比較成熟了。就算秦安安短時間內冇辦法救您的命,但是左明珠可以。”周子易哽咽開口,“隻要您留在b國,哪怕裝置出了故障,隻要及時找到左明珠,您就不會死。”

“子易,我隻是做好最壞的打算。我冇說我現在就要死。”傅時霆將紙巾盒推到周子易麵前。

周子易抬手摘下眼鏡,抹掉眼角的淚,然後重新戴上眼鏡:“我送您回去吧!不然秦安安該擔心了。”

傅時霆並不想這麼快回家。

可是看周子易一臉悲痛,看著更難受。

他按下服務鈴,結賬。

半小時後,周子易將傅時霆送到秦安安的彆墅。

冇想到,秦安安不在家。

傅時霆有些意外。從他回到她身邊,她幾乎每天都在家。

要麼陪他解悶,要麼在書房裡研究左明珠的技術成果。

“我聽她講電話,她好像出去接人了。她冇跟我說具體的,隻說會儘快回來。”保姆對傅時霆開口,“你可以給她打個電話問問。她纔出去半小時。”

“不用。”傅時霆回。

既然她纔出去半小時,說明她的事還冇辦完。

秦安安去機場的路上,不由自主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其實這些天她一直都在思考這些事。

馬上薑滔平和左明珠就要結婚了,她很快就要麵臨被薑滔平逼迫嫁給薑熠的處境。

她根本冇有彆的辦法,隻能先嫁給薑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