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滔平的眉頭頓時皺起:“薑寧,你真的覺得我應該花這麼多錢去買秦氏集團的股份嗎?”

“爸,如果把這個機會給其他人,肯定有人願意掏這筆錢。”薑寧據理力爭,“現在傅時霆忙著續命,秦安安忙著找專家研究他的病,他們倆冇工夫管秦氏集團,所以纔有這個空子可鑽。您要是不把握這個機會,萬一秦安安把傅時霆救回來了怎麼辦?”

薑滔平被薑寧唸叨的看不進去合同上的文字。

“薑寧,你確定你說的都是真的?”薑滔平這些日子都忙著和左明珠的婚禮,以及盤算更大的生意,所以對秦氏集團這邊關注不多。

“我確定。如果不確定,我怎麼敢來跟您說?”薑寧怕薑滔平不信,所以道,“我跟st集團的副總私交還不錯。隻要不是傅時霆讓他針對我,他是不會為難我的。而且我們現在都是按照我跟傅時霆簽的對賭協議來的,就算以後傅時霆找麻煩,他也不占理。”

薑滔平盯著薑寧,思忖了幾秒後,他決定拚一把。

因為秦氏集團的前景是遠遠在美和醫藥之上的。

現在就算掏空美和醫藥,他也要啃下秦氏集團這塊大肥肉!

畢竟左明珠死了,他的大計,很可能擱淺。

現在就看秦氏集團這一波能不能成功。

“好。這件事交給你去辦。辦好了,以後秦氏集團還是交給你主管。”

“謝謝爸。我定不會辜負您的期盼。您好好休養,我明天就去辦這件事。等辦好了,我再來見您。”

“你必須每天都來跟我彙報情況!”薑滔平嚴肅開口,“要是有什麼閃失,你知道你會是什麼下場嗎?”

薑寧:“我明白。”

從醫院出來,薑寧進入車裡,打開手機,點開購票軟件,開始看回a國的機票。

明明世界那麼大,卻好像找不到容身之處。

怪她當初野心太大,能力卻撐不起這樣的野心。

次日,上午。

她的卡裡收到了薑滔平轉來的140億。

因為對賭協議是她跟傅時霆簽的,所以這筆錢隻能通過她來轉給秦氏集團,完成對賭協議。

可其實,她昨天就跟傅時霆簽了解除對賭協議的解約書。

這筆錢,算是她騙來的!

是傅時霆讓她找薑滔平騙的。

因為薑滔平愛財,所以傅時霆要讓薑滔平大出血!

薑寧看著手機螢幕上140億的數字,糾結到頭都快炸裂了。

她其實可以帶著這筆錢,逃到天涯海角,隻要她有心不讓薑滔平找到,她肯定能藏的很好。

薑滔平已經七十多歲了,過不了多少年,他肯定會死。

等他死了,她就不用再躲了。

可是想到這麼做父母會被傅時霆殺死,而自己要一個人熬過無數個像螻蟻般躲藏的生活,她頭皮一陣發麻。

她深吸了口氣後,很快做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