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54章

“秦安安,三天後,我們家將會為左明珠和左英舉辦葬禮,你到時候能來參加嗎?”薑熠詢問,“你要是冇空就算了。”

“你爸幫她們辦葬禮?”秦安安提出質疑,“你爸應該恨死左明珠了,為什麼要幫她辦葬禮。”

“我不知道。”薑熠的確不知道原因。

除此之外,他不想再跟秦安安透露薑滔平的計劃了。

現在薑家負債七十億,這個數字,他不敢想象。

他不能一味的站在爸爸的對立麵,去幫秦安安和傅時霆。

“哦三天之後再說吧!”秦安安思考了一下,回,“你爸還好吧?”

“不太好。他找銀行借了七十億。”

“薑熠,你想開點。那是他的債務,不是你的債務。你不必為他還債。”秦安安除了安慰,不知道還能說什麼。

因為她不可能把那筆錢還給薑滔平。

傅時霆告訴她,薑寧給他轉賬時,按照他的要求,備註了購買概念機款項,所以這筆錢,就算薑滔平去打官司,也拿不回去。

薑滔平隻能去找薑寧。

而薑寧,根本冇有這麼多錢還給薑滔平。

所以薑滔平隻能硬生生吃下這個啞巴虧。

傅時霆隻要想到薑滔平半輩子的心血被自己坑了,便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秦安安的心情和他是一樣的。

對薑滔平這種惡人,不能心軟,更不能手軟。

“秦安安,雖然我爸欠了那麼多錢,但是我們肯定能還清債務。就不必你假惺惺的安慰我了。”

“既然你覺得我是假惺惺,那你們又何必邀請我參加左明珠的葬禮?”秦安安反詰,“我跟左明珠不熟。跟你也冇什麼交情。我有時間跟你假惺惺,不如躺在床上多睡幾分鐘。”

“我隻是按照我爸給我的名單打電話邀請你。你愛參加就參加,不參加就拉倒。”薑熠心情不好,所以說話一點就著。

“行,我知道了。”秦安安掛了電話。

傅時霆看她怒氣沖沖講完電話,走到她麵前,摸了摸她的頭髮:“薑熠?”

“嗯。他生我們的氣了。”秦安安將手機放進包裡,一字一字道,“他畢竟是薑家的人,現在薑家幾乎被掏空了,他的生活也受到了钜變。我跟他本來就不是一路人。今天這件事,隻是讓我們都認清了這一點。”

“我剛纔聽到你說葬禮,左明珠的葬禮?”

“是啊!薑滔平打算給左明珠和左英辦葬禮。邀請我去。”秦安安見傅時霆臉色隨之而變,好像危險已經降臨,立即道,“我不會去的。我們跟薑滔平已經徹底撕破臉皮,薑滔平邀請我,肯定冇安好心。”

“你有這個警惕心就好。”傅時霆鬆了口氣。

“我又不傻。”秦安安牽著他的手,往前走,“我現在隻想快點把你腦袋裡的裝置破解。我連孩子都冇空回去看,哪裡有時間去參加左明珠的葬禮。”

“嗯。”

兩天後,a國。

傅時霆從機場出來,一眼看到盛北和雲瀟瀟。

“二哥!”雲瀟瀟看到傅時霆,激動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