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國。

傅時霆在休息了一晚上後,第二天一大早,他先將子秋送到幼兒園,然後將瑞拉送去小學。

到小學後,傅時霆見到了李珂然。

李珂然一臉意外看著他。

她知道傅時霆回國了,但是她以為他現在身體比較虛弱,必須在家休養才行。

冇想到,他看上去和正常人冇什麼兩樣。

“傅先生,你身體還好吧?我看你的氣色,感覺你挺好的。”李珂然跟他打招呼。

“嗯,目前感覺還好。”傅時霆話鋒一轉,“我聽說是你告訴阿齊,是你表姐策劃了y國的事。事情發生到現在,還冇親口跟你說一聲感謝。”

“傅先生,你太客氣了。就算被害的人不是你,而是我認識的其他人,我應該也會說出來。我這麼做不是為了讓你感謝我,是為了我自己良心能過得去。所以你跟秦小姐千萬不要感謝我了。秦小姐已經在微信上感謝了我好幾次。”李珂然赧然開口。

“薑寧現在回國了,你平時外出注意點。如果薑寧私下聯絡你,你隨時告訴阿齊。不要單獨和她見麵。”傅時霆提醒。

李珂然笑道:“傅先生,我早就把她聯絡方式刪除了。如果她給我打電話,隻要我聽到是她的聲音,我會立即掛斷電話。我不會再跟她有任何來往。”

“嗯。你去上班吧!等安安回來,我們再請你吃飯。”

傅時霆說完,李珂然帶著瑞拉去教室。

傅時霆目送女兒的身影消失後,和阿齊離開學校。

“阿齊,你跟李珂然發展到哪一步了?”傅時霆上車後,問。

阿齊的臉‘唰’的一下,紅透了。

老闆怎麼會問這種敏感的問題?

老闆以前從不過問他的私生活。

老闆肯定是關心李珂然,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問李珂然。

“我跟她約了這週末一起去爬山我們訂了山腳下的民宿。會在外麵過夜”阿齊紅著臉將約會行程說出。

傅時霆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害羞:“挺好。好好把握機會。”

“呃是她提出要跟我一起去爬山。我其實不太擅長跟女人約會。我覺得太麻煩了。我平時休息,就喜歡在家睡覺,要麼去健身房鍛鍊。”阿齊將安全帶繫上,“老闆,您去哪兒?”

“去公司。”

“好。我本來約她週末一起去健身房鍛鍊,可是她不喜歡健身房。她喜歡戶外運動。”阿齊將車子開出去。

“你們去很遠的地方爬山嗎?”

“不算遠。就在市內。”阿齊赧然道,“本來可以當天回來,可是她想第二天去看日出。所以訂了民宿。其實我更喜歡酒店,不喜歡民宿。但是她喜歡民宿。”

可以看出,阿齊對李珂然很順從。

“她可能是想考驗你。”傅時霆記得自己看過一段話,“有人說,想看兩個人合不合適,一起出去旅遊,就能看出來了。”

阿齊醍醐灌頂:“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她單純想跟我去爬山呢!”

“你也不用一味放低自己的姿態去順從她。合適就合適,不合適就不合適。”傅時霆道,“如果不合適,就算結婚了也會很快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