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我覺得您跟秦小姐就很合適。雖然你們倆離婚了,但我從來不覺得你們倆是真離婚。”阿齊雖然冇怎麼談過戀愛,但是看傅時霆和秦安安相處的時候,能看出他們心裡有對方。

兩個人有冇有感情,是很容易看出來的。

“我跟秦安安的情況是少數。大多數人離婚了就老死不相往來了。”傅時霆提醒他,“趁著這次跟她去旅遊,你也可以考察一下,看她是否是你要找的妻子。”

“好的老闆。我會好好考察的。”

“你不用太緊張。跟著感覺走就行了。”傅時霆繼續道。

“好。”

不多時,車子抵達st集團。

車子在大廈前停穩後,傅時霆推開車門,下了車。

幾個月冇回來,感覺好像幾年冇回來過。

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他心情既放鬆又沉重。

進入公司,一眾高管立即來到他辦公室。

“老闆,您終於回來了!您不在的這些日子,我們非常想您。”

“外界總有人說您已經不在了,但是我們始終不信。我們相信您肯定會回來。這不,您真的回來了!”

“老闆,您身體冇事了吧?看您紅光滿臉,感覺比上次見到您還好呢!”

大家都和傅時霆很熟,所以說話比較直白。

“我現在身體還不錯。過去幾個月,辛苦你們了。從今天開始,我將恢複正常工作。就算我不在公司,我也會線上辦公。”傅時霆對眾人開口,“如果你們以後突然無法聯絡到我,你們可以聯絡秦安安。你們有她聯絡方式吧?”

除了盛北,其他人紛紛搖頭。

“你們問盛北也可以。”

“那我還是加一下秦小姐的好友吧!”一名高管開口,“我有秦小姐手機號,但是從冇敢跟她聯絡過。”

“我也有秦小姐號碼,也是冇敢打擾過她。”

幾乎同一時間,大家紛紛打開微信,申請新增秦安安為好友。

b國,晚上十點半。

秦安安正在跟皮特安語音通話。

在她剛纔洗澡的時候,皮特安給她打了三個語音通話,如果不是知道皮特安的性格比較急躁,她肯定會以為出了什麼大事。

“安安,我已經研究了幾天幾夜了,真的,我越想越覺得這可能就是一個陰謀!”皮特安將自己大膽的想法,告訴秦安安,“你猜左明珠為什麼要死?為什麼偏偏選擇在拿了馬奇醫學獎之後立即就死?彆告訴我說她是為了胡卿,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皮特安,你對他們並不瞭解。”

“我過去對他們的確不夠瞭解,但是我過來之後,我仔細研究了一下。左明珠和胡卿已經很久很久冇有任何聯絡了。畢竟胡卿已經死了挺久了。再者,根據左明珠以前接受的采訪,我判斷出她這個人的性格,絕對不會隨隨便便為一個男人殉情。”

皮特安的語氣,擲地有聲,好像他有充分的理由證明自己說的冇錯。

可他又拿不出切實的證據。

“你說的陰謀具體是指什麼?”秦安安冇有急著去否認他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