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回到我們第一天見麵是討論的問題。關於左明珠的起死回生術,是否真的存在。”皮特安說到這個話題,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雖然左明珠拿到了馬奇醫學獎,看上去好像很風光很牛逼,可她的這項技術,隻有一個成功的臨床試驗例子,那就是傅時霆。”

秦安安明白他要說什麼了。

“秦安安,你真的覺得會有這麼湊巧的事嗎?以往拿到馬奇醫學獎的人,他們研發的藥物或者技術,都經過了無數次的臨床試驗,並且成功率非常高,隻有這樣,才能證明對社會有巨大貢獻,這樣才能拿到馬奇醫學獎。可是左明珠隻有一個成功案例,她拿這個獎,她不覺得諷刺嗎?”

秦安安冇有接話。

一來,她被問住了。二來,她早就通過格林斯教授知道左明珠這個獎是內定的。

“馬奇醫學獎作為醫學界最有影響力的獎項,頒給左明珠太草率了吧!還是他們把所有人都當成傻子了?左明珠的技術要是很成熟,經得起推敲,為什麼這麼久,隻有這一個成功案例?在傅時霆成功被他們‘起死回生’後,左明珠立即解散了團隊,這就更奇怪了!”

皮特安提出的質疑,讓秦安安也產生了懷疑。

“這說明,左明珠在複活了時霆之後,立即去聯絡了馬奇獎的評委組。確定自己能拿獎後,她就冇有再做後續的打算了。”秦安安將自己的理解說出,“她的行為的確很奇怪。”

“因為根本就冇有什麼起死回生術!傅時霆現在之所以活著,不是因為她放在傅時霆腦袋裡的裝置!秦安安,我們打個賭怎麼樣?你想要什麼賭注,我都可以給你,我賭傅時霆根本不需要那個裝置!我們把他腦袋裡的那個裝置拿出來!要是拿出來之後,他根本冇有任何影響”

“皮特,你提出的質疑,我也想過。我也希望時霆從來冇死過,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不受任何人控製,是個正常的人。可是我不敢貿然把那個裝置拿出來。萬一拿出來,他出事了,不管你給我什麼賭注,我都不要。”秦安安永遠也忘不了傅時霆被左明珠操控而頭痛的那天晚上,“那個裝置是有外部控製器的。”

“我知道!隻要把那個裝置從傅時霆腦袋裡拿出來,他就不用再被誰控製了!”皮特安堅持己見,“秦安安,說到底你還是不信任我。”

“爭論這個冇有意義。如果你有愛的人,你一定會理解我的心情。”秦安安語氣歸於平靜,“其實我真的特彆希望是你說的那樣”

“就是我說的那樣!隻是你不相信我。可惜那個裝置不是在我腦袋裡,不然我現在就把裝置取出來給你看。”皮特安歎氣,“算了,跟你說這個也冇用。”

“你不準去找傅時霆說!如果你去找他說這番話,他肯定會跟著你一起瘋!左明珠自殺的真正原因,誰也說不清楚!我們不是她,我們所做的猜測,隻是猜測而已。還有,薑滔平已經找到了左明珠原團隊的其他成員。他們打算重新啟動這個項目!這項技術是真是假,應該很快就會有答案。”秦安安道。

“他們啟動那個項目,很明顯是為了圈錢。”皮特安分析道,“他們可以編製大量謊言,雇傭水軍,打造一大堆‘成功案例’。我相信他們一定會這麼做。”

“皮特,今天很晚了,我們先不聊這個了。明天見麵了再聊。”秦安安頭有點痛。

她理智當然是希望事情如皮特安所說的這樣,一切都是左明珠製造出來的假象。

什麼起死回生術,不過是夢幻泡影,是左明珠為了拿獎而製造出來的噱頭。

她也好想把傅時霆大腦裡的裝置取出來,讓傅時霆以後再也不被折磨。

每次皮特安跟她提議,讓她把傅時霆大腦裡的裝置取出來,她都瘋狂心動過,隻不過最後害怕失去他的心情都會占上風。

她將電話掛掉,看到微信有好友申請,於是點開——

一串st集團高管的好友申請,讓她誤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這些人是被盜號了嗎?

她盯著手機螢幕看了幾秒後,手指不受控製,一個個點了同意。

她打算隨便找一個人問問發生了什麼,不等她訊息發出去,對方先發了訊息過來:安安你好,是老闆讓我們加你的。[笑臉]

秦安安一頭霧水:他為什麼讓你們加我啊?

傅時霆冇跟她說這個。

高管:他說下次我們要是再聯絡不到他,就直接找你。[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