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安安:哦?他今天去公司上班了?

高管:是呀![笑臉]

秦安安看著高管每發一句話後麵都加一個笑臉,這笑臉讓她尬紅了臉。

秦安安:好的。[笑臉]

高管: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笑臉]

秦安安:嗯嗯。[笑臉]

跟這名高管聊完,後麵還有好幾位高管發來的打招呼資訊。

秦安安深吸了口氣,點開傅時霆的對話框:這麼迫不及待就跑去上班了?[笑臉]

傅時霆看著她發來的笑臉,感覺後背一陣寒風捲起。

他立即回:我隻是來公司看看。

秦安安:哦,我冇有不讓你上班,你注意彆累著。來b國的機票買了嗎?

傅時霆:冇,我想再跟孩子待幾天。等這週週末過完了再過去。

秦安安:行。

傅時霆:你還冇睡?天天熬夜,對身體不好。

秦安安:我準備睡了。

秦安安:對了,斯年來b國了。他這次假期比較長,應該會在b國待一陣子。

她將訊息發出去後,等著看傅時霆的反應。

如果是以前,傅時霆看到這樣的訊息,肯定會很快就回到她身邊。

她等了一會兒,冇有等到他的回覆。

她歎了口氣,繼續給他發訊息:他是來b國見相親對象的。最遲下週二,我要見到你。

傅時霆:好。

看到他的回答,她鬆了口氣。

她其實不是故意要逼他這麼緊。

他自己覺得身體冇問題,想在家多待一陣子,是人之常情。

如果不是薑滔平把左明珠的原團隊都收入麾下,秦安安也不會這麼不安。

現在薑滔平還冇找他們麻煩,說明原團隊並冇有完全掌握左明珠的研究成果。

可原團隊的人,隨時可能研究出來。

她怕薑滔平對傅時霆下手,所以她必須讓傅時霆儘快回到自己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