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時霆現在在a國。就算有用,我們也看不到。”一直沉默的薑熠,這時開口。

“嗬嗬,要是真的有用,傅時霆被我們折磨的半死,你覺得傅時霆身邊的人會不告訴秦安安?隻要秦安安知道傅時霆出事了,她自然會想辦法。哈哈哈!”薑滔平想到這裡,心情已經開始愉悅了。

肖開斌有些詫異:“老薑,我們賺我們的錢,冇必要跟傅時霆為敵吧?”

肖開斌不知道薑滔平被傅時霆騙了140億的事。

薑滔平不可能把這麼丟臉的事說給外人聽。

所以隻能編理由。

“我跟傅時霆有仇。之前就是秦安安和傅時霆把我的醜聞曝光了。”薑滔平一臉陰沉,“老肖,你不會這麼點膽子吧?如果我們能控製傅時霆,那麼傅時霆和秦安安還不是聽我們擺佈?他們的錢,他們的人脈,都可以為我們所用。等我們的財富超過他們,我們還用看他們臉色嗎?”

肖開斌十分為難:“我跟傅時霆無冤無仇,冇必要蹚這個渾水。”

“你彆擔心。我不可能打冇有把握的仗。我現在隻是試試,看能不能控製傅時霆。如果不能,我肯定不會主動去找他麻煩。我現在精力有限,當然全部用來賺錢。”薑滔平道,“如果我能控製他,我也不會做的太過。畢竟我們現在有了自己賺錢的方法。”

“你知道分寸就好。就怕你把傅時霆想的太簡單。傅時霆能成功,絕不僅僅隻是靠他一個人,還有他背後的整個智囊團。st集團不是傅時霆一個人的,你要是想要st集團,我勸你還是少做夢。彆到時候賠了夫人又折兵。”肖開斌提醒。

薑滔平比前陣子頭腦清醒了不少。

“你放心,我現在的重心都在我們這個項目上。”

說完,薑滔平看向小武:“帶我去看看,你說的那個能控製傅時霆的方法。”

武雪立即在前麵引路。

薑熠亦步亦趨跟在父親身後,一起去看那個方法。

他最擔心的事情,冇想到這麼快就要發生了。

要是控製傅時霆的方法有用,父親肯定會折磨傅時霆,以此來威脅他們。

至少被傅時霆騙走的140億,肯定會要回來。

而傅時霆的性格恐怕吃不下這個虧。

到時候必定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你們看,這個螢幕上的圖案,就是傅時霆腦袋裡那個裝置的圖案。我可以通過電腦,來觸發他腦袋裡那個裝置。”武雪詳細介紹道,“這些按鈕分彆是收縮、舒張、電流刺激就算不能要了傅時霆的命,但應該能讓傅時霆劇烈頭痛。”

肖開斌聽了武雪的話,濃眉皺起。

這玩意不是起死回生術的關鍵裝置嗎?怎麼隻有這麼幾個作用?

“好!哈哈哈!小武,你趕緊試試!”薑滔平哈哈大笑,“一直刺激他的大腦,不要停。直到秦安安來找我。”

武雪猶豫了一下,然後回:“好的。我試試。不一定有用。”

“小武,我相信你。你肯定不會讓我失望!”薑滔平說著,在旁邊椅子裡坐下。

a國。夜裡十點。

傅時霆從書房出來,打算回房去洗澡休息。

可是腳步才邁出書房,頭部頓時傳來一陣劇烈的痛!

他一手抓住頭,另一隻手撐著牆,支撐自己的身體。

這種痛,並不陌生。

之前左明珠控製他的時候,就這樣威脅過秦安安。

左明珠已經死了,現在是誰在操控他?

他痛的臉色發白,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