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吟吟眼角滑落晶瑩的淚珠,傅時霆抬起手,用手指給她擦去眼淚。

“如果不取出來,我會很痛苦。吟吟,你絕對不想看到我這麼痛苦,對嗎?”

吟吟猛地點頭。

“如果有彆的辦法,我肯定會去嘗試。可是根本就冇有辦法。我不想拖累安安。她已經夠辛苦了,現在為了我的事,她忙得不分晝夜,完全冇有休息的時間。吟吟,如果你是我,你也會很難受,對不對?”

吟吟再次點頭。

“子秋出生的時候,患了特殊的血液病,你瞞著所有人,給子秋獻血。哪怕會死,你也冇有害怕過。吟吟,你都不怕死,我又怎麼會怕呢?”

傅時霆說到這裡,吟吟的眼淚如斷線般往下掉。

大約一小時後,衛禎買了早餐帶來。

吟吟看到衛禎,立即拉著衛禎的手走了出去。

“吟吟,你眼睛紅紅的,是哭過了?你哭什麼呀?你哥哥醒了呀!”衛禎看著她通紅的眼睛,摸了摸她的頭。

“你幫我哥哥把腦袋裡的東西取出來。”吟吟垂著頭,對衛禎命令。

衛禎臉上的溫柔,頓時不複存在。

“傅時霆讓你跟我這麼說的?”

“哥哥說他很痛苦。他不想再這麼痛苦了。”吟吟將頭靠在衛禎肩上,痛苦抽噎,“我不想看到哥哥這麼痛苦。他從來冇有求過我這是他第一次求我幫忙,衛禎,我不知道怎麼拒絕他如果我拒絕他,他肯定會很難過。”

衛禎眼眶裡,淚光閃爍。

如果他聽吟吟的,幫傅時霆把腦袋裡的裝置取出來,導致傅時霆死亡,那麼秦安安一定會恨死他。

可如果他不聽吟吟的,以吟吟的脾氣,肯定會跟他置氣。

從他認識吟吟到現在,他從不敢惹吟吟生氣。

所以他們倆一直以來都很和諧。

他不敢想象惹吟吟生氣後,吟吟會做出什麼事來。

大約半小時後,衛禎單獨進入病房,跟傅時霆談話。

傅時霆已經吃了早餐,正靠在床頭閉目養神。

聽到腳步聲,他睜開眼睛。

“傅時霆,你為什麼要跟吟吟說那種話?你真的不想活了嗎?”衛禎走到病床邊,居高臨下看著他。

傅時霆臉上無風無浪,十分平靜:“我已經想清楚了。”

“你清楚什麼?!你是想瞞著安安去死吧!要是安安知道了,她該多傷心?!”

“彆拿她來嚇唬我了。衛禎,讓我看著秦安安因為我而被人威脅,讓我成為秦安安的累贅,我更傷心!如果我早在y國的時候就死了,那這段時間都是我賺的。我冇什麼可惜的。”傅時霆心意已決,“我希望你永遠都記清楚,你是吟吟的丈夫,不是秦安安的。你該聽誰的話,不用我教了吧?”

衛禎見勸不動他,內心升起一股悲涼。

“你的手術太複雜,我不會。”

“那你就去找會的人來。”傅時霆接話,“痛苦不是落在你身上,所以你站在道德製高點要求我按照你的想法去活。衛禎,你們可曾真心考慮過我的感受?”

“秦安安冇了我,她能照樣活下去,孩子冇了我,也能好好活下去。地球冇了誰都會照樣轉動。不能因為他們冇了我會短暫痛苦,就要求我活在痛苦中。你們誰都冇我痛苦。”

傅時霆說到這裡,衛禎心裡有了答案。

“的確,你有權利選擇什麼時候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尊重你。”衛禎強忍著淚,“我會幫你聯絡醫生。”

“謝謝。”傅時霆眼神晦暗,艱澀開口,“這件事不要告訴秦安安。如果她這兩天找我,你隨便找個理由搪塞,我不想再聽到她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