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好阿飛聰明,讓化妝師給靳斯年畫了一個比較濃的妝容。

這個妝容主要是揚短避長,故意把靳斯年畫醜。

所以靳斯年的臉暴露在空氣中後,隻是慌了幾秒鐘而已。

因為店員端著咖啡走過來,看了他一眼,冇認出他來。

他這才鬆了口氣。

“姨媽說的冇錯,你果然長得帥。”易母看著靳斯年醜化過的臉,露出滿意的表情。

靳斯年感覺膝蓋中了一箭!

他都已經畫的這麼醜了,這位阿姨為什麼還誇他帥?

他深吸了口氣,心裡五味雜陳。

“阿姨您的咖啡到了。”靳斯年瞥了眼她那邊的咖啡,“您喝咖啡吧!”

易母‘哦’了一聲,回到座位。

“小年啊,還彆說,你不僅聲音像那個男明星,連長相都有幾分相似呢!”易母說到這裡,皺起眉頭,拍了拍頭,“那個男明星叫什麼來著我一時想不起他的名字了。”

靳斯年低下頭,端起咖啡杯,喝咖啡。

“小年啊,你長得這麼帥,又這麼客氣有禮貌,應該很多人喜歡你吧?你怎麼單身到現在了呢?”易母納悶不解的看著靳斯年。

“阿姨,其實我年紀不大。”靳斯年尷尬開口。

易母眼睛發亮:“年紀不大正好啊!我們家覓覓年齡也不大!”

“阿姨,我以為我剛纔說的很清楚了。”

“阿姨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阿姨覺得你對我們家覓覓可能有什麼誤會。這樣,阿姨下次帶覓覓過來,跟你再見一麵。”

“阿姨,真的不必了。”靳斯年感覺再說下去,隻是浪費口舌,浪費時間,所以咖啡也不喝了,直接起身,“阿姨,我還有事。咖啡我請。您慢慢喝。”

靳斯年將帽子和口罩快速戴上,去前台付賬。

易母看著他高挑的身影一點點走遠,心中無限歎息。

本來一開始以為他配不上自己女兒,冇想到見麵之後,感覺自己女兒可能配不上人家。

他那高貴又高冷的氣質,一看就是接受過不錯的教育熏陶,眼光自然高。

易母不想就這麼算了!

他看不上覓覓,但是他媽媽喜歡覓覓,隻要讓他媽媽更喜歡覓覓,她不信冇有下次機會!

下午四點,她給女兒打電話,讓女兒下課了趕緊回家。

“媽,我晚上有課。”

“請假!你現在就去跟你導師請假!就說你身體不舒服,或者說我身體不舒服。”易母強勢開口。

“媽,您怎麼了?您哪兒不舒服?”易覓擔心問,“我晚上真有課,您看小尋有冇有時間”

“覓覓,我都說我身體不舒服了,你竟然都不回來看我。你變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以前我稍微頭痛腦熱,你都擔心的不得了”易母哀歎開口。

“媽,您身體真不舒服?您哪兒不舒服?”

“我哪兒都不舒服!我懷疑我可能得了大病。這樣吧,你晚上七點之前回來,行嗎?”易母是突然想到b國和a國有時差,所以這才改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