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安安給他發了一張照片過去:你爸再也不能控製傅時霆和我了。

薑熠將照片點開,看了一眼,意識到這是什麼後,立即問:傅時霆怎麼樣了?

秦安安:他冇死。

薑熠:所以起死回生術是假的?

秦安安:對。

薑熠:我早就猜到了。其實我爸應該也猜到了。隻不過他想利用這個賺錢,就算知道,也不會拆穿。

秦安安:我知道。我不會讓他利用這個賺錢。

薑熠:隨便你。我無所謂。

秦安安給他發訊息,隻是想通知他一聲。

他之後決定怎麼做,她也無所謂。

以後,他們倆兩清了。

秦安安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女兒已經睡著了。

她走到床邊,摸了摸女兒的額頭。

好像她都冇怎麼操心,女兒便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乖巧又懂事。

真想把生活按下暫停鍵,讓她能多一點時間陪伴孩子。

一晃,天亮了。

張嫂來叫瑞拉起床。

瑞拉揉了揉眼睛後,突然蹦了起來。

下床後,她飛快的跑回自己房間洗漱、換衣服。

秦安安跟著她,在她換好衣服後,拿著梳子,給她梳頭髮。

“媽媽,你去喊哥哥起床。哥哥答應我今天早上送我去學校的。”瑞拉央求道,“哥哥肯定還在睡!他必須先送我去學校!”

“瑞拉,你真捨得喊醒哥哥啊?”秦安安忍俊不禁。

“這有什麼不捨得的,他送我去學校後回來還可以繼續睡啊!”瑞拉將梳子從媽媽手裡拿過來,“媽媽,你快去喊哥哥吧!”

秦安安轉身出門。

她來到小寒的房間,小寒已經起床,並且被子也疊好了。

“小寒,瑞拉說你答應今天送她上學。”

“嗯。我已經可以出門了。”小寒剛洗漱完。

他將手錶戴上,順便看了眼時間,現在時間還很充足。

“那你送她上學,我等下要去醫院。”秦安安開口,“小寒,你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你爸?”

“他不是還冇醒嗎?等他醒了再說吧!”小寒並不反感去看望傅時霆,隻不過現在傅時霆在icu,實在不適合見麵。

“好。”秦安安隻是試探兒子反應,現在得到他的回答,總算放下心來。

目送小寒和瑞拉出門後,秦安安送子秋去幼兒園。

“媽媽,你以後不走了好不好?”子秋仰起頭,認真的跟媽媽商量。

“嗯媽媽以後就算走,也不走太久,好不好?”

子秋撅起小嘴,老成的歎了口氣:“上次開運動會,是姐姐帶我去的!我又不是姐姐的寶寶!我是你的寶寶呀!”

秦安安眼眶一酸,看著兒子稚嫩的小臉,有些好笑又無比心酸。

“爸爸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子秋撅著小嘴,不開心的嘀咕著。

“子秋,你爸爸生病了,在醫院。等他好了,他就會回家了。”

“哦這樣啊!那我是不是不應該生爸爸的氣了?”子秋一本正經問媽媽。

秦安安:“對啊!你不要生爸爸的氣了。”

“媽媽,你也生病了嗎?”子秋繼續一本正經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