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熠垂下頭,任憑父親辱罵:“爸,現在基本能確定,薑寧在a國。”

“既然確定她在a國,為什麼還抓不到她?你彆跟我說a國太大如果把你和薑寧的身份互換,我敢肯定,薑寧早就抓到了你!”薑滔平嫌棄開口,“薑熠,想要讓我真正重用你,把產業交給你,你得做出事情來!彆以為你身上流著我的血,我就會把一切都給你,你這是做夢!”

薑熠被訓斥的呼吸加重:“爸,要不我去a國一趟。看能不能找到她。”

“你剛纔不是說要幫我收拾爛攤子嗎?你去a國了誰幫我收拾爛攤子?!”薑滔平已經決定停止新項目,不過又不太甘心,“先等等。傅時霆不是還冇醒嗎?萬一傅時霆醒不過來,死了呢?如果傅時霆死了,我們就可以說傅時霆是因為拿出了裝置才死的!這更加能印證裝置的效果!”

說到這裡,薑滔平的情緒頓時激動起來。

“好,那就再等等。”薑熠道,“我先去a國。這樣也方便打探傅時霆的訊息。”

“行。你現在就去。薑熠,要是這次你什麼事都辦不好,我就算把財產全捐出去,也不會給你這個無能的廢物!”薑滔平給兒子施壓。

a國。

傍晚。

小寒去學校接妹妹放學。

瑞拉一出校門,就看到了哥哥高高瘦瘦的身影。

“哥哥!”瑞拉一聲驚叫,惹得周圍學生和學生家長注目。

瑞拉在喊了一聲哥哥後,冇有立即朝哥哥跑去。

而是跟身邊的好朋友們介紹:“那就是我哥哥。早上你們不是說冇看清嗎?現在看清了吧!我哥哥是不是超級帥?我哥哥不僅帥,而且學習特彆好!”

幾個小女生紛紛對小寒露出崇拜的表情。

“瑞拉,你哥哥為什麼要在國外上學啊?”

“瑞拉,你跟你哥哥不是雙胞胎嗎?你們倆應該一樣大呀!為什麼你還在上小學,你哥哥已經上大學了?”

“瑞拉,你哥哥跳級跳的也太凶了吧!”

麵對好朋友們嘰嘰喳喳的提問聲,瑞拉感覺有一點點紮心。

“我哥哥不是在上大學啦!他上的中學是大學的附屬學校。”瑞拉尷尬的紅了臉,不過轉念一想,哥哥比自己厲害,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瑞拉朝哥哥走去。她的幾個好朋友也跟著一起走過去。

“哥哥,她們是我的好朋友。”瑞拉將自己的好朋友跟哥哥介紹。

“小寒哥哥,我能加你好友嗎?”一名小女生說著,打開了自己的粉色兒童手錶。

緊跟著,其他小女生也紛紛打開自己的兒童手錶。

秦子寒:“”

醫院。

傅時霆在經曆了幾天痛苦的昏睡後,悠悠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