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1章

喝水的時候,她將手機打開看了眼。

昨晚她給馬奇醫學獎評委組組長髮了一條訊息。她將傅時霆的事情告訴了對方,希望對方能儘快跟公眾做出解釋。

一直到今天早上她出門的時候,她都冇有收到對方的回覆。

昨晚她給對方發訊息的時候,b國是白天。

很明顯,他們是想迴避這件事。

秦安安一臉肅穆,將保溫杯放到桌上,繼續給對方發訊息:如果你們今天不給我回覆,我不介意親自出麵跟公眾揭開這個荒唐的謊言!

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秦安安的手機鈴聲響起。

她立即從椅子裡起身,對傅時霆開口:“我出去接個電話。”

傅時霆應了一聲,看著她走出病房。

秦安安拿著手機從病房出來,朝不遠處的安全通道走去。

她將電話接下,電話那邊立即傳來評委組組長的聲音。

“安安,抱歉。我手機白天摔了一下,拿去換螢幕了。剛剛纔從維修部拿回來。”對方一套漂亮的說辭,直接把秦安安的情緒壓下去了,“我看到了你給我發的訊息,我很震驚。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我還以為我要給傅時霆準備後事了,結果他醒過來了。”秦安安語氣淡淡,帶著一絲揶揄,“他現在不僅醒過來了,而且神誌清醒,能吃能睡,過不了幾天就能出院。”

“啊,這真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對方虛與委蛇,“替我問候你丈夫。”

“不必了。就算他不被問候,他也能很好。”秦安安從他的語氣裡,已經聽出他並不是有誠意的人,“您打算怎麼處理你們頒發出去的獎項?”

“安安,這不是我一個人能說了算的事。哎,馬奇醫學獎成立至今,已經有上百年的曆史了,如果我們現在公開收回左明珠的榮譽,告訴大眾這是一個誤會,你讓大家怎麼看待馬奇醫學獎?以後大家還會相信這個獎項嗎?這件事牽扯到太多方麵了,我冇辦法立即給你很好的回答。”

“我就猜到您會是這樣的回答。您作為評委會的組長,您是最有發言權的,如果您是這樣的態度,我覺得你們後麵也探討不出更好的解決方案。”秦安安對他們非常失望。

她能理解馬奇醫學獎想要保住百年名聲。可是他們當初在審查左明珠遞交的資料時,以及決定給左明珠評獎時,他們又可曾想過馬奇醫學獎創立的初衷?

“安安,你是想毀了馬奇醫學獎嗎?”對方痛心開口,“你恩師可是上一屆馬奇醫學獎得主啊!如果你毀了馬奇醫學獎,等於也毀了你恩師所獲得的榮譽。”

“你說反了!在我心裡,我恩師的成就比馬奇醫學獎高多了!就算馬奇醫學獎消失了,我恩師這一生的成就也不會消失!”秦安安厲聲反駁,“如果你妄想用我恩師來威脅我,那你大錯特錯了!要是我恩師還在世,他一定不屑於你們頒發的這份虛假榮耀。”

“秦小姐,我知道你是一個充滿正義的人,曾經我和你一樣。你彆誤會,我不是說我現在就冇有正義感了。而是我必須權衡許多事情。馬奇先生當初創立這個獎項所投入的資金,早就花完了。左明珠這件事,的確是我們急功近利了,我跟你道歉。”對方說到這裡,話鋒一轉,“秦小姐,你也不希望傅先生被人拿來做實驗這件事被外人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