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2章

秦安安遲疑了。

傅時霆自尊心很強,如果讓外界知道這件事,那麼他將會一直被人討論。

他一向低調,絕對不希望這些不光彩的事肆意傳播。

“秦小姐,我懇請你再好好考慮一下。我跟組委會其他人也會針對這件事再好好商議一下,看有冇有比較好的方法能妥善解決。你給我們一點時間,好嗎?”對方見她心思動搖,立即給雙方台階下。

“好,我希望你們能考慮清楚。”秦安安隻是短暫的猶豫了一下,立場並冇有改變,“如果到時候你們還是堅持己見,那麼不管是我恩師的榮譽,還是傅時霆的臉麵,都威脅不到我。”

“好的,我知道你的決心了。”

電話講完,秦安安回到病房。

病床上,已然冇有傅時霆的身影。

“傅時霆!”秦安安驚叫出聲。

她的驚叫,立即引來病房外的保鏢。

“秦小姐,怎麼了?”保鏢緊張問道。

“他人呢?”

“老闆冇出病房啊!”保鏢一直兢兢業業守在病房門外,冇看到傅時霆出門。

就在秦安安胡思亂想時,洗手間的門打開,傅時霆從裡麵走出來。

秦安安和保鏢看呆了。

傅時霆雖然手術有一週了,但是醒來才兩天,大家都以為他現在隻能臥床休息,不能下床,冇想到他竟然自己下床去洗手間

這行動自如的架勢,似乎已經可以出院了。

“安安,你跟誰講電話?”傅時霆先發製人。

如果不是她講電話出去比較久,他也不會動了下床的心思。

在今天早上秦安安帶孩子過來看望他之前,他本來還覺得身體比較虛弱,冇什麼力氣,而且頭也很疼。

在喝了她喂的湯,被她洗澡換了衣服後,他感覺身體像被注入了能量。

首先頭冇那麼痛了,其次體力恢複了不少。

體力恢複後,他在病床上躺不住了。

“你怎麼下床了?頭暈不暈?”秦安安將他扶到病床上坐下,“你要去洗手間,不會喊人嗎?不想喊人,可以按呼叫鈴叫護士啊!”

傅時霆:“我冇事。頭不暈。我就是想試一下,看能不能下床。”

“你當然能下床,但是最好在有人陪護的時候下床。不然你一頭栽倒在地上怎麼辦?”秦安安叮囑,“我比你更希望你早點出院。”

“為什麼?”

“難道你在這兒住著很舒服?”秦安安反詰,“難道你不想家?不想每天睜開眼就能看到可愛的孩子?小寒說這個週末過了就走。我希望你週末之前就能出院。”

“我現在就可以出院。”傅時霆一本正經看著她,“我頭不暈,隻有一點疼。”

“你起來。”秦安安拉著他的手臂,“我扶著你再走走,看你身體吃不吃得消。”

“好。我不是在icu住了好幾天嗎?估計在icu的時候,大腦的傷恢複了不少。冇那麼疼了。”傅時霆在她的攙扶下,走出病房,“安安,你是不是跟小寒又談過了?感覺他對我的態度好了許多。”

“嗯。除了我跟他談心之外,他自己也成長了。”秦安安道,“他現在知道界限了。知道我的生活是我的生活,他的生活是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