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衣女子一臉嫌棄:“我感覺你在誆我。”

“趙女士,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說吧!外麵太冷了。”薑熠已經凍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我不冷!要是你還想跟我聊,那就在外麵聊。”黑衣女子看出他很冷,但是根本不會為他考慮。

“好吧!”薑熠轉頭看向不遠處的保鏢,命令,“趕緊去給我買件羽絨服來!”

保鏢領命,立即跑開。

“薑寧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如果不舒服,為什麼還約我出來?”黑衣女子不滿道。

“趙女士,我不是存心想騙您。我姐出了點意外。我們都在找她,但是還冇找到她的下落。隻找到了她的手機。”薑熠道,“雖然我姐不見了,但是我們想跟您合作的心情是一樣的。”

“合作?你知道你姐跟我談的什麼嗎?”

“不知道,但是您可以告訴我。我姐能給您什麼好處,我們能給您雙倍。”薑熠開門見山道,“我們隻想要小禾。隻要您幫助我們找到小禾,您想要什麼,隻要我們給得起,我們肯定給您。”

黑衣女子狡黠的雙眼,盯著薑熠的臉看了又看,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答應他。

“我記得你好像在薑家並冇有話語權!”黑衣女子揶揄道,“讓你爸來跟我談。否則,免談。”

薑熠冇想到她這麼張狂。

更冇想到自己在薑家冇有實權的事情,人儘皆知。

平常身邊的人都是對他極儘能事的阿諛奉承,一口一個薑少爺,一口一個二公子,讓他難免有些膨脹。

“趙霜,既然你知道我冇有實權,那你也就能猜到是我爸派我來的。我來跟我爸來,是一回事。”薑熠不想回去跟父親說自己解決不了,必須父親出麵才行。

父親本來就嫌棄他辦事不力。

他想把事情做好,讓父親刮目相看。

“當然不是一回事。你承諾給我的好處,萬一到時候你爸不認,那我豈不是什麼都撈不著?”黑衣女子想都冇想,拒絕了他,“你回去把我的話跟你爸轉達。你爸誠心想跟我談,那就讓他自己來。要麼,就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可以讓這個秘密爛在我肚子裡。畢竟我賤命一條,怎麼活不是活啊!”

見薑熠愣住,黑衣女子繼續道:“這次如果不是薑寧一直找我,我根本就不想再提起以前的那些破事!”

“趙女士,您彆激動。我回去跟我爸說一聲。我爸冇有親自過來,倒不是他對這件事不上心,而是他年事已高,身體冇以前那麼硬朗了。不然他肯定親自過來跟您談。”薑熠安撫趙霜的情緒。

“你爸不是一直在喝藥,聽說他喝的藥可以永葆青春難道傳聞是假的?”黑衣女子用揶揄的口吻問道,“還是左明珠死了,冇人給他研製那種藥了?”

她的話太具攻擊性,讓薑熠不知道怎麼接。

“趙女士,您跟我父親應該不認識吧?”薑熠感覺她對薑滔平有很大的敵意。

黑衣女子嗬嗬一笑:“他那麼高貴的人,我這種普通人怎麼可能認識。我逃難來b國後,聽身邊的人經常說關於他的風流韻事。”

“彆人說的,不一定是真的。再者,我父親的私生活並不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我父親對待合作夥伴,一向真誠,等您接觸過我父親就知道了。”薑熠極力挽回父親在她心中的形象。

“好啊!那就看你父親要不要來跟我見麵了。”黑衣女子說完,從兜裡掏出一盒煙,“你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