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熠不假思索,搖頭。

“看不上我的煙?”黑衣女子掏出一支菸夾在指間,然後在兜裡掏打火機。

“不是。”薑熠從她手裡拿過她的煙盒,打開,從裡麵拿了一支菸,“你的煙也不差。主要是冷。圍巾拉下來,臉冷。”

薑熠在她掏出打火機後,將自己的煙遞過去。

黑衣女子立即給他點燃。

“我都說了在公園見麵,你穿大衣來,不是自找的嗎?”黑衣女子絲毫不同情他,將自己指間的煙點燃後,拉下臉上的圍巾和口罩,抽起煙來。

薑熠這才清楚的看到了她的臉。

薑熠過來之前,是見到趙霜的照片的。

趙霜的照片是父親調查來的。

父親調查來的趙霜的照片,是趙霜在y國入獄時存檔的照片。

照片能清晰的看到她的五官。

薑熠很清楚的知道,趙霜的五官不是眼前自己看到的這個女人的樣子。

“你真的是趙霜嗎?”薑熠錯愕開口。

他將手機掏出,點開自己儲存的趙霜的照片,重新看了一眼照片。

“你竟然有我以前的照片我真是小看你們了!”黑衣女子十分意外,不過意外的同時,並冇有被這件事嚇到,“我整容了。”

薑熠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冇想到她會給出這樣的回答。

“我被薑寧買通,差點害死傅時霆和秦安安,我怎麼敢繼續用原來的臉生活?換了是你,難道你不怕嗎?”黑衣女子吐出一口濃濃菸圈,“我從y國逃出來後,害怕的每天晚上都睡不好。直到我做了臉部整形,將以前的樣子徹底整冇了,這纔開始了新的生活。”

“這也冇多長時間啊!你整容這麼快嗎?”薑熠將信將疑,盯著她的臉繼續打量,“整容不是有恢複期嗎?”

“差不多也有半年了。半年時間足夠了。”她說著,瞪了薑熠一眼,“你彆一直盯著我看。你要是不相信我就是趙霜,那你何必來見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感歎現在的整容技術真的突飛猛進,竟然這麼快就可以換一張臉。”

“我找的還不是特彆好的醫生呢!你也想整容嗎?需要我給你推薦我的醫生嗎?”

薑熠連忙搖頭:“不需要,謝謝了。”頓了一下,他問,“我能拍張照嗎?”

“不行!”黑衣女子冷聲嗬斥道,“難怪你爸爸遲遲不把薑家的重任交給你!你這個小夥子,情商實在是太低了!我是y國逃犯,還是傅時霆和秦安安的仇人我生怕被人知道我現在的樣子和身份,你卻想給我拍照,把我的樣子泄露出去”

“趙女士,我冇想把你現在的樣子泄露出去,我隻是想給我爸看。”

“你給誰看都不行!你爸要是想見我,讓他自己出來見!”黑衣女子被激怒,將手裡的煙扔到地上,用腳踩滅,“下次讓你爸自己來找我,我不想再看到你這個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