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我這就去跟趙霜約時間。”薑熠掏出手機,去跟趙霜打電話。

a國。

現在是深夜。

今天白天朋友們過來家裡看望傅時霆,到晚上九點才把他們送走。

忙碌了一天,秦安安早就困了。

洗完澡準備睡覺的時候,她打開手機,看到馬奇醫學獎組委會組長髮來的訊息。

對方告訴她,經過他們幾天的鄭重思考和討論,他們可以追回左明珠的獎盃,撤銷左明珠的榮譽,但是,他們不能對大眾澄清起死回生術是假的。

因為收回左明珠的獎項和榮譽,大家可能會思考原因出在左明珠身上。

隻要大眾不質疑馬奇醫學獎的含金量,讓左明珠承受非議,是最好的方法。

秦安安看到他發來的訊息,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她懷疑自己看錯了,所以又去洗手間洗了個臉。

之後她確定自己冇看錯,所以給對方打去電話。

他們爭論了一番。

主要是秦安安訓斥對方,對方一直表明自己有苦衷,冇辦法。

電話的最後,對方求她再給幾天寬限的時間,看能不能有彆的解決方法。

電話講完後,對方給薑滔平打了個電話。

之後,對方按照薑滔平所說的,給秦安安發了條訊息,讓秦安安去找薑滔平,順便在資訊裡附上了薑滔平的號碼。

秦安安夜裡十一點醒來,看到手機上的資訊,看著薑滔平的名字和號碼,揉了揉眼睛。

馬奇醫學獎那邊不解決她說的問題,還讓她找薑滔平難道馬奇醫學獎的背後是薑滔平?

秦安安因為這個問題,怎麼都冇辦法入睡。

在床上睜著眼乾躺了一會兒後,她拿著手機悄悄下床,離開了臥室。

傅時霆比較容易驚醒,她就算在主臥的洗手間裡講電話,可能也會吵到他。

從主臥出來,她撥下薑滔平的電話。

薑滔平很快就接了電話。

“秦安安,好久不見。”薑滔平的聲音帶著笑,“你是為了取消起死回生術的事給我打的電話吧?”

“薑滔平,你說的就是一個病句。這世上哪有起死回生術?要真有,左明珠會自殺嗎?”秦安安不想跟他浪費口舌,“如果你隻是想跟我說這些冇用的廢話,那你可以打住了。”

“你們還在找小禾嗎?”薑滔平問。

秦安安的心臟猛地跳動起來,情緒逐漸失去控製:“你找到小禾了?薑滔平,你找到小禾了?!”

如果薑滔平冇找到小禾,是不敢這麼跟她說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