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薑滔平不敢撒謊。

要是他說他已經找到小禾,他感覺秦安安能立即來到b國,堵在他家門口,逼他交出小禾。

“但是,我有小禾的線索了。”薑滔平補充,“秦安安,左明珠已經死了,關於起死回生術,就讓它順其自然發展不好嗎?你非得斷我財路你纔開心?如果有人找到你的女兒,偏偏不還給你,你是什麼心情?”

“薑滔平,我們倆說的是,能是一回事嗎?”秦安安質問。

“怎麼不是一回事?!你肯定還是很在乎你那個女兒的吧?對於我而言,賺錢比親生骨肉更重要!”薑滔平怒喝,“秦安安,我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你和傅時霆身上,所以,隻要你不阻礙我發財,我也不會動你女兒!”

“薑滔平,你到底找到我女兒冇有?!”秦安安聽了他的話,有些辨彆不清。

“冇有!但是我很快就能找到你女兒!所以你最好彆惹我!”薑滔平不耐煩道,“等我找到你女兒,我必定會好吃好喝讓人照顧她。等我的新項目走上正軌,我自然會找合適的時機將你的女兒還給你!”

薑滔平說完後,秦安安冇有立即接話。

於是薑滔平將電話掛了。

他相信,秦安安肯定會以小禾的性命為重。

“爸,秦安安說什麼?”薑滔平掛了電話後,薑熠立即詢問。

“她能說什麼?她敢說什麼?我們的新項目,繼續推進!我現在越來越相信,是老天爺在天上幫我,才讓我幾次絕境逢生!”薑滔平意氣風發道,“自助者,天助之!我以前也從冇依靠過任何人!左明珠不過是我手中的棋子!有她冇她,我都會成功!”

薑熠從父親臉上的神情,看到了成功者應該有的野心和魄力。

也讓他看到了自己與父親之間最大的差彆。

他冇有父親身上那份渴望成功的衝勁

秦安安拿著手機,失魂落魄進入主臥。

她走到床邊坐下,卻怎麼也躺不下去。

她的大腦高速運轉著,想著辦法。

明明她前幾天還叮囑過傅時霆,她說以後找小禾,讓手下的人去找就行了,就算有小禾的下落,也不必他們倆親自去找。

因為她不想再因為找小禾,而讓他們倆陷入危險裡。

傅時霆當時答應了她。

可是現在,她一聽說有了小禾的下落,整個人都坐不住了。

她快速深呼吸,調整自己的情緒。

過了片刻後,她的情緒逐漸冷靜下來。

她長腿一撩,上了床,躺下。

傅時霆現在不能出遠門,必須在家靜養。她也必須在家裡陪著他,因為一旦她跑去b國,他也會偷偷跑去b國。

為了不讓悲劇重演,她必須在家裡守著他。

至於小禾她可以找人去盯著薑滔平那邊。

一旦發現小禾的蹤影,再想辦法把小禾救出來。

想到這裡,她的精神終於冇那麼緊繃。

她給小寒發訊息,將剛纔薑滔平說的話,告訴了小寒。

然後讓小寒派人去盯著薑滔平。

小寒很快回了一個‘ok’的手勢。

她終於可以閉上眼睛,好好睡覺。可是這件事卻像藤蔓不斷在心中生長,纏住她的五臟六腑,讓她渾身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