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可抑製的想到了薑熠。

薑滔平說掌握了小禾的線索,那麼薑熠肯定也知道。

前兩天薑熠給她打電話約她吃飯,被她拒絕了。

當時薑熠的反應挺不開心。

她知道他不開心,但是冇想過多說什麼去解釋自己的態度。

可是現在,她又想聯絡他了。

不知道薑熠還會不會理她。

她實在是太想知道小禾的下落了。

薑滔平是絕對不會告訴她的,現在隻有看能不能從薑熠這邊問出什麼。

想到這裡,她給薑熠發訊息:你下次來a國,我請你吃飯。

b國現在是白天,薑熠收到她的訊息後,立即回:你給我爸打電話的時候,我就在旁邊。

薑熠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知道她想說什麼,並且對此不屑。

果不其然,薑熠的訊息很快再次發來:秦安安,你也太現實了。我有利用價值的時候,你就理一下我。我冇利用價值了就一腳踢開,彷彿我們倆從不認識。你這副嘴臉,真的很醜陋。

秦安安看著他發來的訊息,臉頰滾燙。

他好像說得對,又不對。

如果單純以他的立場來看,自己的確是他說的這樣。

秦安安簡單的思考後,理性回覆他:我很感謝你之前幫我,我也願意在你以後有困難的時候幫你。我之所以不願意跟你走的太近,跟你沒關係,而是因為你爸。你明明清楚這個原因,為什麼假裝不知道?你爸爸要利用虛假的技術去賺昧良心的錢,你不但不製止,反而等著坐享其成,我感到不恥。

薑熠:既然你感到不恥,那你還給我發訊息?

秦安安:你爸說他知道小禾的下落了,這是真的嗎?我感覺你爸可能在騙我。

薑熠:如果你給我發訊息,隻是為了確定這個訊息的真假,那我告訴你,我爸說的是真的。他冇必要拿這麼重要的事騙你。

秦安安深吸了口氣,立即問:你們是怎麼找到小禾下落的?小禾現在在b國?

薑熠:這些我無可奉告。畢竟我要等著我爸成功了,坐享其成。要是我現在告訴你了,豈不是壞了我爸的計劃?

秦安安:薑熠,對不起,我冇有諷刺你的意思。

薑熠:你何必跟我道歉?我本來就是你想的那樣,如果不是為了薑滔平的財產,我為什麼要夾著尾巴每天挨他的罵?

秦安安看著他的資訊,不知道該怎麼回覆。

薑熠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在等待繼承薑家的財產。

薑滔平賺得越多,到時候他得到的越多。

薑熠又怎麼會告訴她小禾的下落?

她將手機放到枕邊,打算睡覺。

將眼睛閉上,過了兩分鐘左右,手機螢幕光亮起。

她並冇有睡著,所以在光亮起後,她睜開眼將手機拿起來打開。

是薑熠發來的訊息:我們找到趙霜了。你應該冇忘記她吧?當初就是她親手把你和傅時霆送到了y國郊區的地下室。

秦安安握著手機的手指緊緊攥住。

薑熠繼續發來資訊:趙霜知道小禾在哪兒。我告訴你這些也無妨,畢竟,我爸明天就要和趙霜見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