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房子裡,每一個擺件,都是薑滔平的寶。

如果薑滔平死了,倒也不是一件壞事。

要是能順利繼承薑滔平的財產,那簡直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隻不過,他不相信自己有這麼好的運氣。

說不定薑寧會來跟他爭財產!

若他猜的是真的,到時候薑寧自然會主動來聯絡他。

“二少爺,我們要去找老爺嗎?”保鏢有點擔心。

薑熠:“去哪兒找?b國這麼大,他六點就出門了,誰知道他現在在哪兒?我剛纔給秦安安打電話問了,秦安安說我爸不是他們的人抓走的。”

“那老爺怎麼聯絡不上了?”

“秦安安說他跟一個女人走了。”薑熠淡定開口,“就在這裡等吧!要是24小時都聯絡不上,那就報警。讓警方去找。”

保鏢垂下頭,不敢有異議。

要是24小時都聯絡不上,那多半是遇到危險了。

幾名老宅傭人聽到他的話後,偷偷躲在廚房議論。

“我看二少爺臉上都忍不住露出笑容了。估計老爺這次回不來了!”

“也不怪二少爺吧!老爺昨天才罵過二少爺大少爺出事後,二少爺幾乎天天捱罵。我估計老爺也後悔,之前不該對大少爺下那麼狠的狠手。”

“現在後悔有什麼用。而且我覺得老爺那種人纔不會後悔。不過老爺這次出事,肯定跟二少爺沒關係吧?二少爺這個人挺謹慎膽小的。”

“是不是二少爺做的我不知道,但是二少爺肯定不會去救老爺了。”

“薑家要易主了!我還挺期待二少爺住進來。”

“二少爺不一定喜歡這裡。等二少爺繼承了老爺的財產,他想去哪兒買豪宅買不起?如果我是二少爺,我纔不住這兒呢!”

“也是。住在這裡,肯定一天到晚都能想起老爺,想想都不舒服。”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

傭人走到薑熠麵前,小心詢問:“二少爺,您今晚要到這裡過夜嗎?如果您在這裡過夜,那我去收拾房間。”

“不用了。”薑熠看了眼手錶,“再等半小時我就走了。”

“二少爺,一直冇有老爺的下落,老爺會不會已經”傭人試探問道。

“我也不清楚父親到底怎麼了。他的電話打不通,他的隨行保鏢也聯絡不上。趙霜的電話我也打過了,冇人接。”薑熠情緒冷靜,語氣平淡,“您不用擔心,如果我父親出事了,我會給您一大筆遣散費,足夠您以後安享晚年。”

“謝謝!謝謝二少爺!”

一小時後,薑熠回到自己的住處。

到家後,他來不及喝口熱水,便接到了同父異母的姐姐打來的電話。

薑滔平出事的訊息,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她和其他姐妹都知道了。

“小熠,父親應該早就擬好遺囑了吧?要是父親死了,你可一定要通知我們。畢竟我們也是父親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