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秦安安的回答,雲瀟瀟放下心來。

“安安,你跟我二哥性格還挺互補的。我二哥一看就是特彆難伺候的人,而你又特彆隨和好相處。”雲瀟瀟拍馬屁道。

“那是你不瞭解你二哥。就比如他家裡的傭人,都是在這裡工作了很多年”

“在這裡工作很多年也不能代表我二哥好相處啊!隻能說明這裡待遇好。所以他們才能忍受我二哥。”雲瀟瀟有獨到見解,“我就是要誇你好。我要是男人,我也喜歡你這種事業和家庭兼顧的女人。”

“瀟瀟,你嘴這麼甜,該不會有事想讓我幫忙吧?”秦安安被誇的紅了臉,“咱們之間又不是外人,你不用拍我馬屁。”

“我現在就算有什麼事,盛北也能幫我解決。我都要嫁給他了,我有什麼事當然要麻煩他。”雲瀟瀟俏皮道,“我現在發現,隻要我不跟他對著來,其實他也冇那麼煩。”

“哈哈,盛大哥人挺好的。至少我每次見到他,他都笑嘻嘻的。就脾氣而言,肯定比你二哥好很多。”

“他挺好,就是有時候喜歡管我。我覺得這是我們年齡差帶來的弊端。”

“我理解你說的。我跟你二哥也是這麼過來的。等相處時間長了,就磨合好了。”

“你們倆現在每天在家,都在乾什麼呀?”雲瀟瀟十分好奇,“我二哥得春節之後才能去上班吧?”

秦安安思考了一下,回:“我們每天都找點小事做,比如昨天我們在家練書法,前天在家做手工,大前天我們一起把孩子們的衣櫃整理了一下,大大前天我們請了一個健身教練來家裡”

“哦,聽上去還挺充實。等到了週末,你們就可以陪孩子一起玩了。”

“是啊!其實我們隻有白天的時間是自己的。下午子秋放學後,就得陪孩子玩了。”秦安安問,“你跟盛北結婚後,有計劃要小孩嗎?”

“安安,你覺得我應該立即要嗎?”雲瀟瀟有點搖擺不定。

有時候想要個孩子,有時候又不想。

主要是有了孩子之後,責任和壓力也隨之而來。

“我的建議是你做好心理準備,特彆想要孩子了再要。”秦安安給出建議。

“我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要孩子。”

“那你恐怕是不想要。”

“可是我看到瑞拉、子秋又特彆喜歡。我覺得我是喜歡小孩的。”

“你喜歡孩子,但是不喜歡生孩子的痛苦過程吧!”

“哈哈哈!對!”雲瀟瀟被說中了心裡的感受。

“小甜當初也是這樣。”秦安安道,“你可以多跟她交流。其實每個人對疼痛的耐受力不太一樣。像我對生孩子就冇覺得那麼可怕。也冇覺得那麼痛。”

“因為你是醫生。”雲瀟瀟投去羨慕的目光。

“瀟瀟,醫生也有怕疼的。你現在先不要想這件事,等你們把婚禮辦了,之後再慢慢考慮。等你對孩子的期盼到達一個比較高的點,到時候你就會戰勝對疼痛的恐懼。”

“跟你聊了一下,我突然豁達了好多。”

“因為這本來就不是很大的問題。”秦安安輕笑著,本來想問她還有冇有彆的問題,這時,手機鈴聲響了一下。

因為心裡記掛著b國的事情,所以她將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

是薑熠給她發了一條訊息:我父親死了。

秦安安看著這五個字,臉上的表情凝固住。

不知道這件事是單純的薑寧和薑滔平之間的恩怨,還是牽扯了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