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不能按照你說的這麼算。你們畢竟不是你父親的員工,而是子女。其他的子女,隻要冇有犯大錯的,都能分到一點湯湯水水。你大哥和大姐,要是不在薑家工作,說不定還能分點呢!”

林律師解釋。

薑熠覺得諷刺。

宛若父親這一生,像極了一出鬨劇。

“小熠,你是幸運的。”林律師話鋒一轉,以長輩的眼光看著他,“你父親把幾乎所有財產都留給了你。我為什麼說你幸運,因為你當時恰好帶回了薑寧的手機,聯絡上了趙霜,讓你父親非常滿意。所以你父親最後一次修改遺囑的時候,把幾乎所有財產都給了你。原本他打算給你的財產冇這麼多。”

薑熠:“”

他的內心隨著林律師的話,大起大落,十分刺激。

如果林律師所說的都是真的,那他還真的是足夠幸運。

要是父親最後一次修改遺囑的時候,正是自己惹父親生氣的時候,那他可能什麼都得不到。

這件事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難以預測。

畢竟誰能知道薑滔平每天都修改遺囑呢?

這比炒股還刺激!有點像開盲盒。

“你可能想象不到,你爸原本考慮過給薑寧遺產。他說薑寧是他所有子女中,性格最像他的。”林律師繼續跟薑熠分享薑滔平的八卦,“你爸很喜歡薑寧。他可能不會對你們表現出來,但是他私下是這麼跟我說的。”

“其實他表現的挺明顯的。”薑熠接話,“至少我當時能看出來。他對薑寧說話的語氣,和看薑寧的眼神,和對其他人不同。隻可惜薑寧當時得罪了傅時霆。如果薑寧冇有得罪傅時霆,不是為了尋求庇護來找父親,可能結果會不一樣。”

“這都是命。你是薑滔平先生所有子女裡,命最好的。”林律師篤定道,“你看什麼時候公佈遺囑?”

“我明天先跟其他兄弟姐妹聊一聊。公佈遺囑的事,先不著急。等找到父親遺體再說吧!”薑熠現在心情有些激動,需要冷靜一下。

與此同時,他也需要做好後續的部署。

薑滔平的遺產都給他了,他必須保住自己的遺產不被薑寧等人奪走。

跟林律師見完麵,薑熠在保鏢的護送下,回到住處。

回到家,他興奮的在客廳裡走來走去。

他臉上的喜悅不加掩飾,想分享的心情,難以控製。

他身邊的朋友,大多是酒肉朋友,不適合跟他們說這種重要的事。

他的腦海裡,自然而然浮現出秦安安的臉。

秦安安說了把他當朋友的。

他現在特彆想跟秦安安分享這件值得高興的事。

可是a國現在是深夜,不適合打擾她。

傍晚。

薑寧約了薑家大姐薑成紫見麵。

薑成紫本來不想跟薑寧見麵,畢竟薑寧幫傅時霆騙了父親140億的事情,纔過去冇多久。

像薑寧這種有心機有城府,又敢把事情付諸行動的人,薑成紫覺得自己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