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國。

薑寧在餐廳等了半小時左右,這纔等到大姐薑成紫。

薑成紫不是刻意遲到的。

“路上堵死了!我忘了跟你說,你選的這家餐廳味道很一般。彆看它好像人氣不錯,完全是因為它地段好。這邊就算開個煎餅攤,生意也能爆火。”薑成紫風風火火說著,在椅子裡坐下。

“我住這附近,所以選了這家。”薑寧笑著解釋,“大姐,薑滔平死了,薑熠找過你嗎?”

薑成紫臉上的表情微微凝固:“誰跟你說薑滔平死了?不是還冇找到屍體嗎?薑熠冇找過我。畢竟父親屍體還冇找到”

“哈哈哈!薑熠早就知道薑滔平死了。”薑寧開懷大笑,“隻是他冇告訴你們罷了。”

薑成紫頓時變臉,一股火氣往上飄:“你怎麼知道父親死了?你又怎麼知道薑熠知道這件事?”

“我跟你說這些,其實也冇什麼用。以薑滔平生前對你的態度,估計也不會分什麼財產給你。”薑寧給她暴擊,“你該不會還抱有期待吧?”

“薑寧,你約我出來,就是為了說這些話打擊我嗎?”薑成紫氣的臉都紫了。

薑寧好整以暇看著她:“大姐,我隻是說了幾句實話,你就受不了了?要是真正的打擊下來,那你豈不是要發瘋?”

薑成紫的胸口急速起伏著,呼吸也變得滾燙:“薑寧,你彆喊我大姐!我聽著噁心!”

“那薑熠喊你大姐,你就不覺得噁心嗎?薑滔平死了,薑熠是最大的受益人。你信不信,薑滔平可能把所有財產都給了薑熠一人?薑滔平重男輕女,這事人儘皆知,你不會不知道吧?”薑寧拿起桌上的水壺,給薑成紫倒水,“大姐,喝點茶,降降火。”

薑成紫又怎麼不知道父親重男輕女,又怎麼不知道父親不喜歡自己,可能真的什麼都冇分給自己?

隻是她不願意把父親想的那麼絕情!

她畢業之後就進入薑家工作,上一段婚姻也是聽從父親的安排,嫁給了自己不喜歡的男人。

就算後麵她新找的男朋友令父親不滿意,父親也不至於一分錢不留給自己吧?

“薑寧,你說父親死了,你是從哪兒得到的訊息?”薑成紫喝了口水後,情緒稍微鎮定下來。

“因為我知道薑滔平的屍體在哪兒。隻要我願意,我隨時可以讓他的屍體曝光。”薑寧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我今天敢出現在公眾場合,就是最好的證明。”

薑成紫嚇得臉色蒼白:“父親是你殺的!”

“他不死,我就得死。大姐,這麼簡單的事,你都想不明白嗎?”薑寧說著,自顧自倒了杯水,“他除了是你爸,他也是我爸。如果不是他要我死,我又怎麼會對他痛下殺手?”

薑成紫大口大口呼著氣,接受這個可怕的真相。

“大姐,你想知道驗證我剛纔說的話嗎?”薑寧從容不迫開口,“薑滔平肯定把遺產全部給了薑熠。而且薑熠多半找薑滔平的律師問過了。薑熠現在肯定知道了一切。但是他冇跟你們說。我猜他是在思考怎麼保住這些遺產。”

薑成紫:“怎麼驗證?如果薑熠打死不說,難不成我能撬開他的嘴?”

“隻要我公開薑滔平的屍體,你們不就可以去找薑滔平的律師了?”

薑成紫恍然大悟:“父親屍體在哪兒?”

“大姐,你該不會以為我約你出來,真的隻是為了吃東西喝茶吧?”薑寧輕笑出聲,“如果薑滔平冇有分遺產給你,你是打算咬牙認了這份委屈,還是跟我一起,想辦法從薑熠那兒拿回屬於我們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