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成紫幾乎毫不猶豫:“如果你有辦法能幫我從薑熠那兒爭取到遺產,我肯定跟你一起。”

“首先說明,我不是吃飽了撐得慌所以要幫你。我可以儘可能幫你爭取到多的遺產,但爭取到的遺產,我們對半分。”

“你也是薑滔平的女兒,你自己也可以爭取吧?”薑成紫提出疑惑。

“對。但是我能爭取到的肯定不會很多。畢竟我不是在薑滔平身邊生活。”

“我懂了。如果這樣,我可以自己上訴,我不需要你幫我”

“哈哈哈!你以為薑熠是吃素的?你請律師,薑熠不會請律師?薑熠得到那麼多財產,他可以請全世界最好的律師。你確定靠你的腦子,你能打贏官司?你要是真那麼厲害,你至於一直被薑熠壓著嗎?”薑寧無情嘲笑道,“你如果想自己單打獨鬥,那你請便!我還可以去找其他人。薑滔平那麼多子女,肯定有人願意跟我合作。”

薑成紫被打擊的自信全無。

薑寧看她一臉沮喪的模樣,繼續道:“你要是不信我,那就當我什麼都冇說過。你繼續等著薑熠聯絡你吧!看他什麼時候會找你。”

薑成紫:“薑寧,我不是不信你。你能殺了薑滔平,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你的能力是我們所有兄弟姐妹裡最強的,我相信你要是爭遺產,肯定能爭到。你讓我考慮一下吧!我先看看遺囑是怎麼立的。”

“可以啊!明天你就能知道答案了。”薑寧露出滿意的笑容。

a國。

秦安安和傅時霆吃了早餐後,秦安安走到門口看了眼外麵的天氣。

今天天氣不怎麼好,外麵有漫漫薄霧。

看著眼前的白霧,秦安安有點動搖。

他們完全可以選擇天氣好的時候再出去。

“到中午霧就會散了。等車子開到山腳下,說不定就冇什麼霧了。”傅時霆拿了圍巾,給她圍上,“走吧!”

“你也帶一條圍巾呀!”

“我不是不跟你一起爬山嗎?”傅時霆道,“要是你允許我爬山的話”

“我當然不會允許你爬山。”秦安安挽著他的手臂,和他一起出門,“山腳下有商業。你到時候找個餐廳待著。外麵寒氣有點重,彆傻乎乎在外麵吹冷氣。”

“嗯。”

兩人出了門。

經過一小時的車程,車子在山腳下停下。

地麵的商業停車場,停滿了車。

一眼望去,到處都是準備上山祈福的人。

“要不換個寺廟吧!在哪兒祈福都一樣。”傅時霆不想讓秦安安跟這麼多人去擠,怕出意外,“附近好像還有一座寺廟。知名度冇那麼高,人應該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