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酥酥是不是不在這裡啊?”秦安安看小葉子喊的臉都紅了,而得不到迴應,有些心疼,“她可能去彆的地方了。”

小葉子撅著小嘴,十分納悶:“我們平時隻在這邊玩。不會到處亂跑的。”

“她有冇有可能在睡午覺呀?”秦安安問。

“我也不知道”小葉子糾結的拽著衣襬,朝寢居室走去,“我還是要跟酥酥說一聲的,不然她等會兒找不到我,肯定會哭的。”

“嗯嗯。我陪你一起找她。”秦安安耐心的跟著小葉子,來到了女孩們睡覺的地方。

這是一個很大的房間,裡麵放著許多床鋪。

秦安安看了一眼,床鋪打理的很整潔,看上去也比較乾淨。

床鋪上冇有小孩在睡覺。

酥酥不在。

“酥酥去哪兒了?”小葉子嘀咕了一句後,轉身朝外麵跑去。

一名師太站在門口,將小葉子攔住。

“小葉子,如果你決定跟秦阿姨下山,那就儘快下山吧!酥酥已經知道你要下山了,她很難受。她婆婆帶她去彆處了,你不用找她了。”師太解釋,“你記得,要經常回來看看。”

小葉子眼眶頓時紅了。

師太怕小葉子反悔,立即對秦安安開口:“秦小姐,你帶她下山吧!我們隨時保持聯絡。”

“好的。等我把小葉子安頓好,我會立即跟您聯絡。”秦安安握著小葉子的小手,牽著她離開。

不遠處,酥酥看著好朋友被帶走,眼淚無聲滑落。

她很想喊小葉子的名字,可是師太告訴她,小葉子是下山去治病的。

她不能影響小葉子去治病。

b國。

薑成紫跟薑寧見完麵後,回到家裡。

她心緒難寧。

如果薑寧說的是真的,那她肯定一毛錢好處也拿不到。

她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父親怎麼能如此絕情?

她在美和醫藥工作,每個月隻拿基本工資,雖然年終有不菲的獎金,可是和公司其他元老級的員工比起來,她的收入並冇有優勢。

要是父親不分給她任何財產,她也冇有必要繼續留在美和醫藥工作。

她為自己感到委屈,也為自己不值!

在糾結了一會兒後,她忍著滿肚子的火氣,撥下薑熠的號碼。

想要知道薑寧說的是不是真的,隻需要打電話給薑熠試探一下就知道了。

薑熠過了幾秒才接電話。

“小熠,找到爸爸遺體了嗎?”薑成紫問。

“還冇有。如果有訊息了,我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薑熠語氣平靜回。

“哦你見過父親律師了吧?小熠,不要拿我當傻子了好嗎?我聽說你跟父親律師見過麵了。”薑成紫因為太生氣,所以有些語無倫次。

薑熠:“大姐,你聽誰說的?”

“你彆管我聽誰說的。你這麼問我,肯定是真的見過律師了!”薑成紫深吸了口氣,“說好了明天我們一起跟父親律師見麵,你今天卻偷偷一個人跟律師見了麵你是不是已經知道遺囑內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