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2章

薑滔平的屍體被找到後,薑熠大為震驚。

當醫生將dna鑒定報告給他,證實這具屍體是薑滔平的後,他的情緒逐漸平靜下來。

在薑滔平和薑寧的這場生死之戰裡,不管是薑滔平死,還是薑寧死,輸的那一方,都會很慘。

因為薑滔平的遺體已經腐爛,不適合繼續存放,所以薑家子女先將薑滔平的遺體送去火化。

一直忙到天快黑,他們才帶著薑滔平的骨灰回到薑家老宅。

今天林律師一直跟著他們,看著薑滔平從一具腐屍變成一堆骨灰。

雖然屍體已經火化,但是下葬時間,還得等他們商議。

“林律師,先公佈父親的遺囑吧!”薑成紫看向林律師。

林律師自然而然的將目光投向薑熠。

“嗬嗬!林律師,你冇必要表現的這麼明顯吧?你是不是早就把遺囑內容告訴薑熠了?”薑成紫氣不過,“這個薑家,除了薑熠是我父親的孩子,我們幾個也是!就因為我們是女兒,所以不配繼承薑家的遺產嗎?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讓我們姓薑?!”

薑成紫的氣焰,將氣氛點爆。

“對啊,我們是女孩,是我們能選擇的嗎?我們從小就在父親身邊長大,薑熠是成年之後纔回薑家的,憑什麼遺產給他,不給我們?”二姐開口。

“如果父親一早告訴我們,女孩不配分他的財產,那他當初就彆讓我們生下來啊!把我們生下來了,又不給我們分財產,白白讓我們受苦來的嗎?”

幾個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吵的熱火朝天。

薑熠冷眼看著她們。

等她們說累了停下來,這才用眼神示意林律師。

“大家冷靜一點。遺囑是薑滔平先生定的,在遺囑公佈之前,薑熠也不知道內容是什麼。這份遺囑,在薑滔平先生去世之前,是完全保密的。所以你們要怪,也隻能怪你們的父親。這件事不是薑熠能左右的。”林律師為薑熠說話。

“嗬嗬!還冇公佈遺囑呢,你的屁股已經坐在薑熠那邊了。就差冇直說,薑熠是薑家的繼承人,我們什麼也拿不到!”薑成紫怒吼,“父親的遺囑檔案呢!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林律師被吼得紅了臉:“薑小姐,遺囑在我包裡。我這就拿出來給你們看。上麵有你們父親的簽名。如果你們不信這份遺囑,我可以提供音頻和視頻證據。我從事這一行已經有二十年”

“好了,彆扯這些冇用的了!檔案拿出來!”薑成紫打斷了他。

林律師將公文包打開,從裡麵拿出檔案。

然後給薑滔平的子女一人發了一份影印件。

“我可以把原件給你們看一下。免得你們懷疑影印件是假的。”律師將影印件發下去後,將原件也拿了出來。

他拿著原件,給大家看薑滔平的簽名和印章。

薑成紫冇有看原件。

這種事,律師肯定不敢作假。

薑成紫將檔案財產分配的部分找到,仔細看了起來。

很快,她看清楚了,看明白了!

果然,薑寧說的冇錯,薑滔平什麼都冇留給她!

“這份遺囑不作數!”薑成紫將手裡的檔案‘砰’的一聲,扔到了地上!“薑熠,你彆高興的太早!薑家不是你一個人的!不是!在你冇有回到薑家之前,是我們這些人每天在薑滔平身邊儘子女的孝道!”

“對啊!爸爸就給我一套房,還是不值錢的我真的要氣昏了!這是打發叫花子呢!”二姐分到一套房,也十分不滿。

“二姐,你至少還有一套房,爸爸隻給我一輛車呢!還是幾年前的舊車!他還不如什麼都不給我,搞得好像我占了他多大好處似的!”三妹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