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93章

“大姐,你也彆那麼生氣了,成桓也什麼都冇有。可憐啊!你跟成桓為薑家付出了那麼多,結果父親什麼都不給你們。父親真的太偏心了!”

“我說了這份遺囑不作數!”薑成紫臉色發青,牙關緊咬,“薑熠,你等著吧!這件事我不可能善罷甘休!”

薑成紫說著,彎腰將地上的影印件撿起來,然後大步離開老宅。

其他兄弟姐妹也相繼離去。

林律師看薑熠臉色不太好,立即拍了拍他的肩,安慰:“你父親的遺囑是受法律保護的,他們幾個就算不服,也隻能憋著。小熠,你接下來好好把你父親的葬禮辦了,彆讓外人看笑話。”

“謝謝您安慰我。我早就料到他們反應會很激烈。說不定他們接下來會聯手起來,跟我打官司,爭遺產。”薑熠平靜道,“我也請了這方麵比較厲害的律師,到時候如果真的需要打官司,也希望能得到您的幫助。”

“當然冇問題。有需要你隨時給我打電話。”林律師繼續提醒,“你趕緊跟薑家其他親屬聯絡,把他們籠絡到你這邊。這對到時候打官司,也有一定幫助。”

“好。謝謝您提醒。”

“小事。葬禮時間定了記得通知我。”

“嗯。”

薑熠將林律師送走後,回到客廳。

現在遺囑公佈,他拿到了薑滔平百分之九十九的財產,按理說他現在可以慶祝了。

畢竟遺囑是受法律保護,不可能薑成紫他們不服,就能生變。

但他內心還是隱約不安。

主要是因為薑寧。

要是薑寧聯合其他兄弟姐妹,跟他打官司,那這件事就變得複雜多了。

因為薑寧的能力,是得到了傅時霆和薑滔平認可的。

就怕薑寧能像之前被追殺那樣,明明一手爛牌,硬生生被她打贏了。

現在遺囑雖然看似定下來了,可他覺得薑寧是有能力推翻的。

這時,他的腦海裡突然蹦出秦安安說的話。

秦安安說如果他有需要,她會幫他。

想到這裡,他寬心許多。

他將遺囑內容拍照,發送給秦安安,算是跟秦安安分享自己的喜悅。

他雖然是十八歲之後纔回到薑家,但是到如今,他在薑家也已經待了有十年了。

薑成紫剛纔講孝道,他也孝順了薑滔平十年!

此時a國是早上。

秦安安準備吃了早餐帶小葉子去醫院。

手機收到訊息後,她點開。

看清薑熠發來的圖片後,她回覆:恭喜啊!你終於得償所願,好事。

薑熠:其他人氣死了。他們估計會跟我打官司。

秦安安:那就跟他們打官司。遺囑是薑滔平定的,又不是你定的。你找好律師,讓律師去應付。你是不是可以停止你爸推行的新項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