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05章

盛北:哦哦哦!挺好啊!聽說是個白頭髮小女孩,什麼時候我去看看。

傅時霆:你如果想看她,就把她的情況掌握清楚了再去看。她不是小動物,彆拿小孩開玩笑。

盛北:你嚇到人家了!

傅時霆:

盛北:你這麼嚴肅乾什麼?你是不是心情不好?要不我帶你去玩?

傅時霆:安安睡了。

盛北:好的!懂了!我這就安排!你等著,我到你家院門口了給你發訊息。

傅時霆:我說安安睡了,我也要睡了!

盛北:???這才幾點啊!

傅時霆:她今天奔波一天很累。而且,冇有她的允許,我不會出門的。你休想帶壞我。

記住網址

盛北:哼!我本來還想跟你聊聊八卦呢!看來隻能手機上聊了。

傅時霆:什麼八卦?

盛北:薑滔平不是死了嗎,薑寧終於露麵了。哈哈哈!我估計她以後都不會回a國了。她在b國應該也能混的不錯。如果她能從薑熠手裡搶到部分遺產的話。

傅時霆:她在爭遺產?

盛北:她也是薑滔平的女兒。薑滔平的遺囑公佈之後,除了薑熠之外,其他薑家子女都聚在一起,打算推翻這份遺囑。

傅時霆:可笑,遺囑是被法律保護的,是他們想推翻就能推翻的嗎?

盛北:所以他們會打官司。以薑寧的心計和手段,感覺她肯定能拿到部分遺產。等她拿到遺產,她就能滿血複活了!

傅時霆:她最好彆出現在我麵前,否則我饒不了她。

盛北:哈哈哈哈!所以我說她不敢回國。不過她有可能能聯絡到趙霜。她這次就是以趙霜為誘餌,把薑滔平帶到了陷阱裡。她有可能對你們也用這一招。

傅時霆:那她試試,看我上不上鉤。

b國。

今天是薑滔平的葬禮。

薑滔平生平廣交朋友,所以葬禮的賓客人數即便一再縮減,還是有幾百人來到現場。

薑滔平的遺體已提前火化,所以葬禮儀式結束後,直接把骨灰送去下葬即可。

午宴時,麥克打算找機會跟薑熠聊聊。

結果,他的目光往薑熠那一桌看的時候,不小心和薑寧的視線對上。

薑滔平的所有子女坐一桌。

薑寧和薑滔平之間的恩怨,外人不知。外人更不知薑滔平是被薑寧所殺。所以大家對於薑寧出席葬禮,並不意外。

薑寧看到麥克後,臉上的表情明顯愣了一下。

麥克舉起酒杯,隔空對薑寧示意了一下。

“麥克是父親的朋友嗎?”薑寧將視線從麥克臉上收回,問薑熠。

“不是。麥克是我朋友。怎麼了?”薑熠詢問。

他們兄弟姐妹幾個,今天表麵上看起來和和氣氣,但是私下已經分成兩路,準備為遺產分配的問題打官司。

“嗬嗬,麥克是秦安安的跟屁蟲。是秦安安讓他來的吧!”薑寧故意這麼說,讓薑熠難堪。

“是又如何。現在薑家是我說了算,請什麼人來,也是我說了算。”薑熠不客氣的回懟過去。

“行,我知道你有秦安安給你撐腰了。”薑寧冷嘲熱諷道,“可惜,你還是會輸掉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