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安安想了想,猜道:“盛北嗎?”

黎小甜擺了擺手指:“你再猜。”

“瀟瀟?”

“不是。”

“麥克!”秦安安覺得一定是麥克。

“如果是麥克,我根本就不會問你這個問題。你往你可能不會猜到的答案去猜。”黎小甜故弄玄虛。

秦安安開動腦筋,開始胡猜:“衛大哥?吟吟?還是你老公?肯定也不是你吧?如果是你,我也不會太意外。”

黎小甜:“nonono!你繼續猜!”

“你給我一點提示嘛!”

“掏錢的人,不是成年人。”黎小甜給出提示。

“小寒。”秦安安得到提示後,一下子就猜中了,“對不對?”

“如果我不提示,你肯定猜不到。”黎小甜道,“小寒之前多討厭傅時霆啊!現在竟然掏錢給你們買鑽戒,說明什麼?說明他接受傅時霆了!要是傅時霆知道這個,肯定得高興死。”

“是啊!我等會兒去告訴他。”秦安安的喜悅溢於言表。

冇想到這場婚禮,是這麼多人合力促成的。

意義遠比她想象的更加重大。

“我去看看傅時霆。”黎小甜說著,看了眼時間,“真怕傅時霆對這個婚禮挑三揀四,我得擺平他。”

“你隻要告訴他,今天我們的婚戒是小寒買的,保證他什麼都不會挑了。”

“行!”黎小甜說著,走了出去。

黎小甜一出來,就碰到了穿著睡衣站在客廳的瑞拉。

瑞拉一臉不太清醒的模樣,看到黎小甜後,立即拉著她:“小甜阿姨,我爸爸媽媽今天結婚?”

“是啊!你今天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哦!因為來了很多賓客。還有你最喜歡的斯年叔叔也來了。”

“啊啊啊!”瑞拉一聲驚叫,穿透整個彆墅。

房間裡,子秋和恬寶被驚醒。

兩個小朋友睜開眼睛,看到彼此後,臉上的表情都愣住了。

“嗚嗚嗚我媽媽呢?”恬寶頭髮睡成了一個小雞窩,陌生的環境讓她缺乏安全感,所以她的雙眼裡頓時蓄滿了晶瑩的淚水。

子秋本來也想哭,但因為這是他熟悉的環境,所以他忍住了。

“恬寶妹妹你彆哭!我帶你去找媽媽!”子秋主動將哭成淚人的恬寶一把抱住。

恬寶抽搭了一下鼻子後,將眼淚鼻涕全部蹭在了子秋的睡衣上,哭聲這才漸漸止住。

子秋牽著恬寶從床上下來,然後帶著恬寶從房間裡走出來。

樓梯那兒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兩個小傢夥站在原地,等人上來。

不一會兒,他們看到上來的人是瑞拉,立即爭先恐後朝瑞拉跑過去。

“姐姐!恬寶妹妹的媽媽呢?她要媽媽了!”子秋拉著姐姐的手,著急開口。

恬寶也拉住了瑞拉:“瑞拉姐姐,我發現我跟子秋哥哥睡在一起,所以我就哭了。”

瑞拉看著可憐楚楚的恬寶,立即將她抱了起來:“你媽媽在下麵呢!今天我爸爸媽媽結婚,大人們都很忙的。你跟我來,我帶你玩。”

“嚶嚶嚶,可是我好餓哦!”恬寶癟起小嘴,吸了吸氣。

瑞拉立即吩咐弟弟:“弟弟,你去廚房給恬寶妹妹拿點吃的來。”

子秋立即飛快的朝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