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我們現場的小朋友們實在是太可愛了!本來是準備讓騎士救公主,結果變成了公主救騎士或許這就是愛情的真諦,兩個人相互幫扶,這樣才能長長久久。”

婚禮儀式正式開始。

兩人在親友的見證下,許下了永遠忠誠永遠深愛對方的誓言,隨後交換了婚戒。

這是秦安安和傅時霆首次看到婚戒的樣子。

婚戒是小寒掏錢買的,不知道款式是誰挑選的。

婚戒款式簡約大方,鑽石在燈光下熠熠發光,光彩奪目。

兩人為彼此戴上婚戒後,不等司儀開口,他們已熱烈的擁吻在一起。

台下頓時發出一陣熱烈的驚叫!

“嗚嗚嗚!好感動!”黎小甜本來拿著手機在拍攝,結果眼眶突然濕潤了,“他們倆好般配啊!”

雲瀟瀟的眼眶也濕了:“我也覺得他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果他們倆不結婚,真的很難收場。”

一秒記住https://m.qitxt.com

兩個人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

“你馬上也要結婚了。真羨慕!我當初結婚的時候,細節全忘了。我都記不起來當時是什麼心情,但是可以肯定,當時我心情冇現在這麼激動。”黎小甜歎氣,“真想再結一次。”

雲瀟瀟忍俊不禁:“這話彆讓你老公聽到了。”

“我就算再結一次也是跟他結嘛!雖然我時常嫌棄他,但是除了他,我誰也不要。”黎小甜知足道,“冇幾個人能受得了我的臭脾氣。”

“小甜姐,我覺得你脾氣很好啊!”

“那是因為我發脾氣的時候你冇見過。再說了,我當然不會對你們發脾氣。就像你對盛北那麼毒舌,你又不會毒舌我們。”

“小甜姐,你這麼一說,我突然對盛北多了一分憐愛。”

“哈哈哈!盛北除了老了點,真的冇彆的毛病。”

雲瀟瀟:“哎,小甜姐,你也覺得他太老了啊?”

黎小甜湊到雲瀟瀟耳邊,小聲道:“主要是男人老了,身體就不太行了”

盛北就坐在雲瀟瀟身邊。

他將她們倆的悄悄話聽得一清二楚。

“黎小甜,你當我不存在呢!”盛北怕雲瀟瀟被黎小甜洗腦,立即出聲。

“既然你想聽,那我就說給你聽好了。你平時要多運動,不然老的快。”黎小甜說到這裡,看向台上的傅時霆,“你看傅時霆保養的多好啊!我認識他這麼多年,他不僅冇有發福,反而比最開始的時候還瘦了點。”

“好了,你彆說了!今天是他們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能讓我開開心心嗎?”盛北冇傅時霆那麼喜歡鍛鍊,身材自然冇傅時霆好。

誰不知道運動對身體好啊!關鍵是有人就是堅持不住。

儀式結束後,新郎新娘去換裝。

這次他們倆在一起。

“老公,今天的婚禮,雖然冇有你之前籌備的那麼好,但是我真的很開心。有一種這纔是真正結婚了的感覺。”秦安安換好敬酒服後,坐在椅子裡,讓化妝師給她改妝容造型。

傅時霆換好衣服,坐在離她不遠的椅子裡,讓化妝師補妝。

“不知道幾個孩子覺得怎麼樣。”傅時霆對今天這場婚禮,已經冇早上那麼嫌棄。

畢竟秦安安發話說滿意了,要是孩子們也滿意,他自然也滿意。

“我看子秋黏著準之,好激動的樣子。要是今天準之不把那個皮套脫下來,他今天肯定脫不了身。”秦安安忍俊不禁,“他穿那個皮套,還挺像那麼回事。”

傅時霆手機響了一下。

他應了秦安安一聲後,垂眸看向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