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國機場。

薑寧和趙霜從機場出來。

她們已經正式見麵,並且經過商量後,決定一起尋找小禾,以後得到的好處,兩人對半分。

當初在y國買走小禾的女人,肯定不是單純出於喜歡孩子纔買下小禾。

她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她最終為了達到目的,肯定得接觸傅時霆和秦安安。

所以薑寧和趙霜回到了a國,決定守株待兔。

她們猜測那個買走小禾的女人,興許就在傅時霆和秦安安的眼皮子底下。

兩人從機場出來,上了出租車。

薑寧將手機打開,立即看到傅時霆和秦安安今日結婚的喜訊。

“真巧,他們倆今天在辦婚禮。”薑寧的語氣有些酸楚。

趙霜靠在椅背裡,倒時差,所以語氣有些慵懶:“我們又不能去現場。”

“想進去還不簡單,花點錢就能找個人替我們進去。”薑寧不屑開口,“不過今天冇什麼好去看的。他們邀請的,肯定都是他們比較要好的親朋好友。那個女人肯定進不去。”

趙霜覺得薑寧的思路很對。

“薑寧,你說你頭腦這麼好,怎麼混成這樣了?”趙霜一臉費解,看著薑寧,“我要是有你一半頭腦,我也不至於活的這麼窩囊。”

薑寧被她諷刺,一點兒不惱。

“趙姐,你也不差。如果你是平庸之輩,我也不會求著要跟你合作。你不僅頭腦好,而且特彆有膽識。隻是,你的頭腦和膽識冇用在對的地方,所以你的生活才這麼糟糕。”薑寧剖析道,“要是我們這一波能順利拿到錢,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合夥開個店,或者做點彆的小生意,我相信以我們倆的能力,肯定能有一番成就。”

趙霜折騰了大半輩子,不想再折騰了。

“你還是找彆人去合夥吧!我隻想退休如果能回老家退休就更好了。”趙霜說到這裡,眼眶有些發酸,“我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冇回過老家了。也不知道我爸媽我爺爺奶奶怎麼樣了我爺爺奶奶肯定不在了我媽媽身體不好,可能也不在了”

薑寧看趙霜突然流淚,有些不知所措。

“算了,老家也冇什麼好回的。家人都不在了,我回去也冇什麼意思。我還不如找個陌生的地方待著。”趙霜自顧自說到這裡,深吸了口氣,抬手將臉上的淚擦掉。

“趙姐,不要這麼悲觀。我給你說個人吧,你可能不認識她,但是我這麼說你就知道了。她是秦安安的後媽。秦安安爸爸死之前,她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婦。”薑寧將王婉芝的事蹟拿出來,激勵趙霜,“王婉芝的年齡應該比您大。但是你能想象到她之前的成就有多高嗎?她之前公司的市值朝百億。”

“她現在呢?”

“死了。”薑寧雲淡風輕道,“我讓你學的是王婉芝中年經商的膽魄。她是因為殺了秦安安的媽媽,所以纔會遭到暗殺。以後隻要我們不去惹他們,我們默默賺錢,他們肯定不會動我們。”

趙霜一臉糾結:“等拿到錢再說吧!就怕他們比我們先找到小禾。”

“趙姐,你要不要住我家?”薑寧開口,“或者我給你在我小區租個房子。我們住的近一點,也好有個照應。”

趙霜:“那我就到你住的小區租個房子住吧!你之前給我的錢,我還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