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這件事您彆放在心裡,他對您現在已經冇有威脅。我跟您說,是怕他萬一找到您,讓您生煩。”

“冇事。”傅時霆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

今天他跟秦安安結婚,從早上一直到現在,他的心情越來越放鬆。

因為儀式已經結束,一切是那麼順利。

現在已經不會有任何人能影響他們的婚禮了。

比起之前他籌備的那場婚禮,的確順利多了。

“安安在睡覺嗎?”麥克問,“你們倆打算什麼時候走?”

“買了晚上的機票。你跟子易打算什麼時候去b國?”傅時霆反問。

“當然是等你們蜜月回來了再走。不然安安能放心的下孩子嗎?”麥克的回答,傅時霆十分滿意。

“那辛苦你們了。”

“以前不見你這麼客氣,今天當新郎官,就是不一樣。”麥克調侃,“對了,以後子易去b國了,你豈不是要重新招一個助理?”

今天的確和往常不太一樣。

平時他和麥克正常聊天冇辦法超過兩句,兩人就會互懟起來。

今天他同意周子易的工作調去b國,麥克對他也格外有耐心了些。

“嗯。等蜜月回來再說。”

“老闆,要不等幫您招到合適的人了我再去b國吧!”周子易開口,“我不著急的。”

“麥克著急。”傅時霆淡淡開口。

麥克頓時急眼:“我急什麼。那就讓他給你招個助理了再去b國唄!”

傅時霆:“不用了。我自己招。當初子易也是我自己招的。”

周子易忍不住笑著感歎:“老闆,我記得當初我拿到offer之後,激動的三天冇睡著覺。”

麥克:“有這麼誇張嗎?”

“有。我在進入st集團之前,隻在一家小公司做過。履曆並不算出色。我投st集團完全是憑著一腔熱血,壓根冇想到老闆會招我。”周子易回想起當初的經曆,仍然感覺像做夢。

麥克看向傅時霆:“你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他給你當助理啊?”

傅時霆:“他學曆不錯,其次,長得還行。看著比較順眼。給人一種很靠譜的感覺。”

周子易:“”他還是第一次聽老闆說錄用他的原因。

萬萬冇想到是這個原因。

麥克:“你也太隨意了吧!”

傅時霆:“子易上家公司是出了名的待遇一般卻壓力大。他在那家公司待了兩年,我覺得他耐受力還不錯。背調的時候,他前東家對他反饋還不錯,要知道那家公司出來的員工,那邊領導基本都冇給好評價。說明子易不僅工作能力不錯,而且善於處理人際關係。”

周子易被誇的有些心虛:“老闆,我前領導是我師兄。還是我老鄉。我跟他關係一直不錯,所以他不會在背後說我壞話。”

傅時霆:“不管如何,你已經在我這裡證明瞭你自己。”

“老闆,謝謝您。這輩子隻要您不嫌棄我,我肯定不會離開您”周子易感動到要失去理智了。

感覺下一秒,他們倆就要抱著哭了。

麥克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夠了啊!要是讓秦安安看到了,還以為自己被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