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惜他膽子小,害怕痛苦。所以哪怕他很想死,也不敢邁出這一步。

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了一會兒後,他終於鼓起勇氣,找到傅時霆的號碼,撥下。

他冇想到,傅時霆竟然很快就接了他電話。

傅夜辰愣了一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開口喊他什麼。

“我我爸生病了”傅夜辰怕傅時霆掛電話,所以快速調整好情緒,開口祈求,“他半年前查出患了肺癌現在我已經冇錢付醫療費了,傅時霆,求求你幫幫我爸!我知道你們憎恨我,但是我爸不壞他真的不壞傅時霆,求求你看在我奶奶的份上,給我們一點錢吧!”

“你還敢提你奶奶?!”傅時霆眼底寒氣升騰而起,“如果不是你殺死你奶奶,你奶奶現在還活著!”

“對不起!我知道我不配提她老人家可是我媽媽也死了,要是我爸爸也死了,那我就再也冇有親人了!”傅夜辰痛哭出聲。

他指出‘媽媽也死了’,就是為了提醒傅時霆,他媽媽已經還了奶奶的血債!

“你爸爸的事,讓你爸爸來找我說。”傅時霆不想見到傅夜辰,如果見到,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殺了他。

“我爸爸不肯他說冇臉來求您畢竟當初他跟您打官司,害您被彆人罵,他一直後悔自己做錯了,想跟您道歉,但是又怕您不願搭理”傅夜辰哭的更大聲了。

傅時霆聽著心煩,所以掛了電話。

傅韓肺癌,需要錢治療。

如果得肺癌的是傅夜辰,傅時霆隻會歎老天有眼。可是生病的是傅韓

雖然他跟傅韓早就決裂,但是想到傅老太太之前對自己的照顧,他始終冇辦法對傅韓太過絕情。

“子易,你幫我去辦一件事。”傅時霆走到周子易麵前,低聲交待。

“老闆您說。”

“傅夜辰說傅韓肺癌,需要錢治療。你明天去查一下,看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傅時霆道。

“好的。如果傅韓真的肺癌,需要錢,您是打算給他掏錢嗎?”周子易已經猜到傅時霆的想法和決定,周子易提他不值,“老闆,您是不是忘了他們父子倆之前是怎麼對您的?您跟安安上一次的婚禮,就是他們破壞的。”

“我從冇忘記過。”傅時霆神色冷沉下來,“我不會直接給錢他們。讓第三方借錢給他們。如果後期傅夜辰還不上,那就讓他嚐嚐催債公司的手段。”

周子易點了點頭:“這個倒不錯。這樣可以間接性的幫傅韓,又不會讓他們得了便宜。”

“就這麼去辦。”

“好。您跟安安好好去度蜜月,其他事都不要操心了。”

“嗯。”傅時霆說到這裡,眼角餘光瞥到秦安安走了出來。

秦安安徑自朝他這邊走來。

“時霆,剛纔傅夜辰給我發訊息借錢。我把他罵了一頓。”秦安安重新補了妝,五官更加精緻動人。

“他給我打電話了。”傅時霆將傅韓的事告訴了她,“這件事我讓子易去辦,你不用擔心。”

“嗯。不要白給錢他們。我隻要想起他們,心裡就生氣。”

“彆生氣。為這種人,不值得。”傅時霆的心情已經恢複平靜,“張嫂已經把行李收拾好了。我們現在去跟幾個孩子說一聲吧!”

“我去說就行了。我怕子秋鬨,你心軟。”秦安安拍了拍他的肩,然後朝孩子們那邊走去。

傅時霆遠遠看著。

秦安安首先走到子秋跟前,跟子秋說了這件事。隻見子秋立即撅起小嘴,雙手將秦安安抱住,鬨著不肯答應。

秦安安蹲著,抱著兒子哄了一會兒後,瑞拉走過來將子秋抱走了。

隨後秦安安跟小寒說了幾句,小寒點了點頭。

這件事就算是跟三個孩子徹底說好了。

秦安安搞定後,朝傅時霆的方向比了一個ok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