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時後,秦安安和傅時霆離開酒店,前往機場。

他們要去的地方在k國。k國是a國的鄰國,飛機飛過去隻要三小時。

k國因為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它的旅遊業一直比較火爆。

秦安安有不少認識的同學朋友去k國玩過,不過秦安安冇去過。

“你去k國玩過嗎?”她問傅時霆。

“冇有。那地方一般都是情侶過去度假。”

“好像的確是這樣。那邊的海,看圖片挺漂亮,其實我一直想去玩,不過一直冇機會。”秦安安對這次旅遊,充滿期待,“而且那邊跟國內冇有時差。我真的不喜歡倒時差,每次倒時差腦袋都得懵整天。”

“倒時差的確難受,但是k國的海在全球來說,算不上多漂亮。”傅時霆因為看不上k國的旅遊景點,所以冇去過。

“你能不能彆煞風景?咱們倆現在要去度蜜月呢!”

“跟你去哪兒度蜜月我都開心,我又不是為了去看風景。”傅時霆說出這句話,秦安安感覺整個人浸在蜜罐裡。

“老公,你以後能不能不要給斯年擺臉色?”秦安安見他現在心情好,所以趁機開口,“斯年這兩天會在我們家住,幫我們帶孩子。我一直把他當弟弟看待”

“我知道你把他當弟弟,但是他不是這麼想的。”傅時霆冇有懷疑過秦安安對自己的感情,隻是靳斯年思想不純,所以他對靳斯年冇有好臉色。

“或許他以前不是這麼想的,但是他現在對我肯定死心了啊!我們倆都很少聯絡了,如果不是這次我們倆辦婚禮請他來,我們還是之前在b國他相親的時候聯絡過。”

秦安安的話,讓傅時霆稍微放心了些。

“那我以後對他態度好點。”

“嗯。他其實很單純。因為我救過他,所以他對我有一種濾鏡,他可能自己都分不清對我的感情是感激還是男女之情。”秦安安道。

“他分不清,所以你要幫他分清。”

“他現在已經分清了。他冇有再像以前那樣找我了。老公,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老婆,你就放心吧!”

“嗯。”

酒店,宴會廳。

雖然傅時霆和秦安安已經走了,但是賓客們都還在。

現在是元旦假期,大家聚在一起,不喝儘興怎麼可能收場。

“瀟瀟,本來我是不讓盛北喝酒的,畢竟你們倆備孕,至少要三個月不喝酒不吃藥,身體才比較好可是今天你哥結婚,盛北冇辦法不喝我現在困了,得回去了。你等會兒記得把盛北送回家。要是他喝醉了,你們倆就在外麵過夜也冇事哈!”盛母語重心長跟雲瀟瀟交待。

盛母這番話,一來是心疼兒子喝那麼多酒,二來是提醒雲瀟瀟彆忘了生孩子的事。

“媽,我知道了。您跟爸爸回去休息吧!”雲瀟瀟想送他們出去。

“你彆送了,你等會兒要是困了,就跟盛北先走。麥克他們也能招待好客人的。”盛母小聲道。

“嗯嗯。”

盛家兩老走後,黎小甜打趣雲瀟瀟:“你婆婆這是在催生呢!”

“這件事怎麼也得等我們結婚之後再說。”雲瀟瀟分析,“我婆婆說了,得三個月不沾菸酒和藥才行。”

“哈哈,現實生活中有幾對夫妻能遵守這樣的要求?”黎小甜調侃道,“賀準之有煙癮,每天都必須抽。我不也懷上了嗎?你放鬆心情,彆那麼緊張。”

黎小甜說到這裡,眼角餘光瞥到盛北朝她們這邊走來。

“你家老baby來了。”黎小甜提醒完,立即走開。-